刘晓波肝癌末期保外就医的新闻与瘦骨嶙峋、形容枯槁的照片问世,震我心肺!这摆明是一场谋杀!否则晓波即使是表面上的健康情况,早应该给予治疗。将晓波“密封”,不准外界探视,原来隐藏了这样的杀机。中共等他病入膏肓才抛出,只是要逃避谋杀责任。

刘晓波肝癌末期保外就医的新闻与瘦骨嶙峋、形容枯槁的照片问世,震我心肺!这摆明是一场谋杀!(美联社)

刘晓波不止是中国的人权斗士,还是国际公认而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卓越人权斗士。他比习近平年轻两岁,他一直拒绝出国,二○一九年他出狱后,习近平将面临怎样的困境?因此,如此处理对习近平来说,或许可以一劳永逸。

我与晓波唯一一次见面是在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他路过香港时,《九十年代》总编辑李怡约我一起与他在湾仔饮茶。当时,香港媒体已刊登他有关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会实现真正的历史变革而撼动人心。我们在聊天时也讨论中国人的低下质素,虽然我颇认同他的观点,但也觉得他还是比较偏激。然而事实证明,他的看法是正确的:香港被殖民一百五十年,还挡不住中华人治文化的入侵而变质;台湾只被殖民五十年,所以民众头脑里留下中华文化遗毒而不知,尤以小农意识为最。

晓波及其友人草拟的《○八宪章》,我没有参与连署,因为没有住民自决条款。不过我了解他面对现实的苦心,所以没有批评,只是向中共宣示,这样温和的改革都不接受的话,未来面临的可能是山崩地裂的暴民政治。

做为受到国际尊敬的中国政治犯,西方国家领袖对于这种谋杀行为也是听之任之吗?还以为中国是礼仪之邦?是因为西方列强一百年侵略导致的中国民族主义而给予谅解?正是西方所谓“中国通”的误导,或者被中国收买,才导致长期以来对中国政府的法西斯行径熟视无睹或采取姑息政策。

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谋杀,希特勒没有做过,苏联共产党也没有做过,只有中国共产党敢这样做。可是在国际场合,除了德国总理梅克尔天天在习近平耳边充当乌鸦在叫,其他民主国家领袖大概都为了经济利益而无动于衷。梅克尔出身东德,了解共产党的邪恶,德国的转型正义也做得最好,几部揭露共产党邪恶本质的电影是难得的反共教材。只有这种认识,才能避免被共产党统战,尤其被收买。而相对西方国家的共产党,以中共为首的东方国家共产党,比他们更加邪恶多倍,例如中共、柬共与北韩劳动党。

我现在还担心的是因本土运动而被判刑的香港年轻朋友。他们因为对中共领导人具有年龄上的优势,是中共要先除之而后快的对象。此事必须引起国际关注,先给予中国领导人严厉警告。

【自由时报】2017.07.12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