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他们为刘晓波竭尽全力

引言

82岁的沃尔夫·比尔曼(Wolf Biermann),诗人兼歌手,是德国家喻户晓的传奇英雄。早年被向往社会主义的母亲强制偷送到东德,没想到东德比西德坏太多,于是他写了大量反动诗歌,遭到无尽头的批判和监控,终于忍不住在1976年,从东德跑回西德,在科隆体育场举办万人演唱会,以一首抨击共产专制的《长城下的中国》名闻天下,当即被东德共产党政治局开除国籍,成为东西方冷战的标志性人物。稍后他获得德国文学最高奖——毕希纳奖。再稍后,柏林墙倒塌前后,他又连续举办演唱会,为破墙作出了巨大贡献。

比尔曼是德国家喻户晓的传奇英雄音乐家。照片由笔者提供

德国总理默克尔那时很年轻,是沃尔夫·比尔曼的铁杆粉丝,直到现在,默克尔夫妇依旧经常出席比尔曼演唱会,发表致辞,重温1989年之前的历史。

我是2010年首次出访德国,成为比尔曼的第一中国好友,他在《汉堡晚报》发表文章,将《长城下的中国》公开送给我。他多次和我一块举办演唱会,后来我要回去,他和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都不同意,可我非回不可。结果,我不得不买通中越边境的黑社会,在2011年7月辗转逃回德国。

一晃六年又过去。我的至交刘晓波被中共谋杀。但是今年4月,晓波答应陪刘霞和刘晖来德国治病,我委托比尔曼夫妇转交给默克尔总理的求助信时,大伙儿并不知道这是一场设计好的谋杀。比尔曼自己也给默克尔写了一封长信,并派遣一位白胡鬚粉丝将副本送到我家。德国驻北京大使几次给刘霞电话,核实信中细节,确定了晓波愿意陪刘霞和刘晖前来,表示非常欢迎。接着中德两国政府开始艰难的谈判……

8月28日晚间,比尔曼(右)和廖亦武(左)在德国科特布斯人权中心,分别以德语和中文朗读廖亦武的新诗《给刘晓波的輓歌》。照片由笔者提供

比尔曼夫妇替我转过不少信,我们也通过不少信。为了澄清蜂涌的谣言,我曾在我的脸书和推特上,以“AAA”替代比尔曼夫妇,透露过一些片段信息。事实真相并不是艾未未“熊猫比刘晓波更重要”的信口雌黄,而是比尔曼强调的:“她,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但,“不是我们做到了,而是猪狗们得逞了。”

2017年7月11号,我最后致信比尔曼夫妇,恳求默克尔夫人做最后努力;7月13号,刘晓波去世当日,比尔曼回信给我。9月19日中午,我当面征得比尔曼夫妇同意,请友人林飞中译,公开发表以正视听。

视频

刘晓波走了

亲爱的廖亦武:

刚刚传来消息:不是“我们做到了”,而是猪狗们得逞了,它们让你在中国的知心兄弟凋零逝去。今天,那个被折磨已久的人,也以他的方式成功了:刘晓波走了。帕梅拉(Pamela,比尔曼夫人)刚给我打了电话,告之这个消息。她眼下又在和我们的柏林女朋友交流,慎重保密一如既往。

可我们又面临一个新情况。不幸的是,当下我们只能竭力去营救万丈深渊边的寡妇了。你一定知道,我们在柏林的女朋友一直都在为刘晓波尽最大努力。啊,我亲爱的朋友,汉堡G20峰会的疯会、那些世界愤青们违背人性的愚蠢的暴戾狂欢、自由贸易的条约协议、熊猫外交、厄尔多安对恐怖主义的暗中援助和普京对叙利亚独裁者“英雄般的”搭救、被蚕食中的乌克兰、和中国超音速加集中营式资本主义做成的每一桩生意——抛开这一切,我们的努力永远是为了最最重要的目标:在弱肉强食的世界政治丛林里抢救一个作为个体的人。

帕梅拉建议我说:给亦武随信发去你当年写给我们的朋友尤尔根-福克斯(Jürgen Fuchs)那首歌吧。这很合适的!这位老兄也是作家,写诗歌和散文,在东德算是我一个年轻的知心兄弟。福克斯1976年在东柏林被捕,那正是我在11月被东德政府剥夺国籍的多事之秋。我们后来猜测,他在VEB人民监狱里被国安局的人秘密用伽玛射线施以辐射,悄无声息地种下了病根。1999年,年仅49岁的他死于血癌,成为此类放射受害者的典型案例。

我们把我们的朋友葬在了柏林的海德墓园(Heidefriedhof)。然后我和帕梅拉开车返回汉堡。因为时值五月,我们看到高速路两侧正在盛开的油菜花。特别在前东德区域,以前农业生产合作社广阔的土地上,只见咆哮怒放的巨大的黄。黄、黄、还是黄,直到天际。受此启发我作了这首歌,也许你能把它用中文、用同样的黄颜色调成诗,因为它的意蕴与刘晓波的命运相符。

不久你我一定会在柏林见面,那时我们会在柏林排练,和“中央四人乐团”(ZENTRALQUARTETT)的爵士乐手们练习我们的新歌,为了今秋在联邦议会选举前的“为民主巡演”(Demokratie-Tournee)。到时候我带上吉他,就能在你家给你、你妻子和女儿当面唱这只新歌了。

我用心灵拥抱你,我的朋友,希望能给你一些超越悲伤的安慰,因为逝去的是一位勇敢的斗士。正像诗人海涅在他《迷失的孩童》那首诗里写的,你的朋友刘晓波也是这样一位属于全人类的“在争取自由之战中孤陷重敌却坚守奋战”的人。

我下面这首歌的头两行也引自海涅的诗。

沃尔夫

2017年7月13日于汉堡-阿尔通纳

另:请把这些文字交给好手翻译,仅通晓两国文字是不够的。

给尤尔根-福克斯的挽歌

正是美得醉人的五月
无数枝枒鸟儿般纷飞
我的朋友却义无反顾
踏上那永无止境的旅程
他会在彼岸悠然等待
好吧,别辜负他的初心
随他而至,我们就在一起盼望
等我们美丽的女人
等我们心爱的女人

正当美得醉人的五月
一片片油菜花咆哮怒放
那夺目的黄色向我许诺
会给我朋友庇护与关怀
在那找不到出口的寒夜
他急需这一丁点太阳取暖
好让时间快些流逝
等我从此岸到来
等我从此岸到来

译者:林飞

【众新闻】2017.09.2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