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唐琪薇。这期《观点》节目我们要去拜访流亡德国的诗人、著名作家廖亦武先生。9月27号,廖亦武在纽约领取了“哈维尔图书馆基金会”颁发的“扰乱安定——无惧危难作家奖”。廖亦武的朋友、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也参加了颁奖活动。这是刘霞自今年7月离开中国后,第一次公开露面。刘霞表示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而廖亦武先生则在一个诗歌朗诵会的现场,匆忙接受了我们的访问。

诗人廖亦武在布鲁克林一家书店朗诵他的诗歌——《给刘晓波的挽歌》。刘晓波和廖亦武,这两位相识于1980年代的好友,一个成了追求宪政民主的殉道者;一个被中国当局视为“危险的敌人”,被迫流亡德国。

……

廖亦武此行纽约,是为了接受哈维尔基金会颁发的“扰乱安定——无惧危难作家奖”。而在颁奖当晚的答谢词中,廖亦武首先想到的,也是为没有受到太多国际关注的政治犯黄琦以及在今年7月刘霞获准离开中国的同时,被判重刑的民运人士秦永敏发出呼吁。

……

记者:您刚才说到最大的苦难就是被遗忘,那我就想到您的好朋友刘晓波。刘晓波是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在中国大陆因为中国政府的打压和新闻封锁的关系,其实有很少人知道刘晓波。那您是如何看待这样一种被遗忘的?

廖亦武:大众的这么一个遗忘我觉得是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我有一点信心就是,我们这种做记录的人,这种知识分子,只要我们会记住这个事情,最终就是哪怕几个人知道刘晓波这也没有什么关系。他都是一个伟大的殉道者。

风──给晓波

你命中注定
和风一样
飘飘杨扬
在云中遊戏
我曾幻想与你为伴
可应该有怎样的家园
才能容纳你
墙壁会令你窒息
你只能是风,
而风从不告诉我
何时来又何时去
风来我睁不开眼睛
风去尘埃遍地

VO:这是刘霞写给刘晓波的诗。

不问政治、从来没有从事过“反对运动”的诗人刘霞,只是因为嫁给了刘晓波这个“国家的敌人”,从2010年开始,在中国经历了长达八年的软禁生活。

为了营救刘霞,今年6月,廖亦武公布刘霞在电话中哭泣的录音“爱刘晓波就是重罪,就是无期徒刑。”引起全世界的强烈关注。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之下,7月10日刘晓波逝世一周年之际,刘霞终于获准离开中国前往德国。

在芬兰的转机现场,全世界都看到了那个张开双臂、笑容灿烂的刘霞。

廖亦武:你想一个人经历丈夫的被谋杀,又经历了母亲的死。自己又被囚禁了这么多年,能够还是一个正常的人,能够不发疯不自杀而且和公众见面。虽然(她)是一个深度的抑郁(症患者),我觉得已经很好了。

记者:那我看到很多媒体的照片刘霞开怀大笑,笑得非常的灿烂。但是您刚才跟我说刘霞其实这两天又有非常深度的抑郁,是不是?她是怎么的一个表现呢?

廖亦武:那就是抑郁病人的一个特征。表面上面对人的时候,一个就是她表现得很低调,一个就是开怀大笑。开怀大笑是为了掩盖她的紧张感。实际上当她一个人的时候,或者面对私下一些朋友的时候她不是这个样子。她真的是需要治疗。

记者:我们大家都很关心刘霞到了柏林后的情况,她现在每天是怎样的生活日常?

廖亦武:每天如果是没有人打扰她,她还是有一些生活的目标:增加一些体力,做一些散步,然后有一些朋友过来看看她。恢复到今天,她在(柏林)那边也看了心理医生,也做了检查。但是心理医生给了她建议,说她不适合接受采访、公众的活动啊。我觉得如果不打乱她人生的一些轨迹,按她的发展,她就按照一个艺术家、诗人的这么一个发展,我想在未来她还是不错的。

……

【自由亚洲电台】2018.11.26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廖亦武访谈:在中国好作家必须坐过牢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