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经过四个多月的策划和努力,《刘晓波纪念文集》中文版终于出版了。

自本刊总裁兼主编刘晓波先生,在2008年12月8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12月9日被监视居住以来,我们就努力开展了救助工作。回顾这些救助工作,我们得到国际国内关注中国人权人士的广泛支持和帮助,蔡楚在此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感谢。

但是,救助工作的开展也受到一些干扰。如,2009年12月09日,我在参与网发出《零八宪章一周年,刘晓波面临重判》的新闻后,即被美国某媒体的记者斥为假消息。再如,由于有人诬告刘晓波是贵族坐牢,刘霞的人道救助金也被终止。最近几年,由于中国大外宣的干扰,刘晓波、刘霞的关注度下降,民主中国曾经多次申请资金,策划召开《全球营救刘晓波会议暨刘晓波民主奖颁奖会》也没有得到支持。特别是我们拟建立刘晓波半身铜像,联系存放在香港,也没有找到存放地。

这一纪念文集的出版,是未曾料到的痛心的结果。2017年初,《民主中国》委托王天成先生代为撰写计划书,向一个基金会申请资助,以在10月份召开一个国际性会议,即“全球声援刘晓波研讨会”。在做计划、提申请时,以对当下中国专制政府的了解,我们没有期待过晓波会提前出狱。但是,我们更没有想到,晓波已经不可能等到10月份召开这个专门为他呼吁的会议。

在晓波病危的消息传出后,我们曾想修改计划、将会议提前到8月上旬,虽然匆忙,也要为他发出声音。可是, 晓波也没能等到8月份。晓波的去世使得声援会议不再有意义。王天成先生、胡平先生以及我经商量后,试探性地向基金会提出将原来同意用于支持会议的资金,转用于出版《刘晓波纪念文集》。这实际上是与原来的计划不同的一个申请,正如所料,基金会没有同意。

然而,晓波的去世是当代中国反对运动的重大事件,除了种种悼念活动,还应该有持久的文字记载。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决定继续推进编辑、出版纪念文集的计划,由《民主中国》和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另想办法共同承担费用。

《刘晓波纪念文集》含三篇序言,七个栏目和九十一篇文章。(其中,国内作者有36人。)我在此特别鸣谢达赖喇嘛尊者、林培瑞教授和张祖桦先生为本书撰写序言;感谢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天安门母亲群体、自由刘晓波工作组为晓波发出唁辞、讣告、文告和公告;感谢晓波生前的各位老友、各位汉学家、零八宪章签署者为晓波撰写悼文、诗歌、回忆、述评和评论。

本书编辑过程中得到民主中国编辑部、独立中文笔会张裕先生、廖天琪女士、彭小明先生和潘永忠先生的帮助;本书的封面和封底设计得到寒冰女士和凯撒先生的支持;本书的出版得到“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王天成先生、胡平先生、滕彪先生的支持。我在此一并致谢。

出版《刘晓波纪念文集》的目的,是继承刘晓波先生的精神遗产,以继续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努力去完成刘晓波先生未尽的目标,把中国推向自由民主宪政。

出版《刘晓波纪念文集》是一种人性的坚守。我呼吁国际国内关注中国人权的人士,继续关注和救助刘霞,以慰刘晓波先生在天之灵。呼吁晓波生前的各位老友、各位汉学家、零八宪章签署者继续为晓波撰写悼文、诗歌、回忆、述评和评论。

以便我们明年补充《刘晓波纪念文集》的内容,并完成《刘晓波纪念文集英文版》的翻译和出版事宜。

谢谢各位!

2017年12月7日

【民主中国】2017.12.11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