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刘晓波1997年1月给我的信,也是几百封信中仅存的之一。

亲爱的:我们爱的首要和最后的依凭就是一种坚韧的宗教情怀,彼此的信任和决不放弃未来的希望。或者说,我们生活的首要的和最终的意义来自我们的爱。在爱中,我们会安然度过一切考验:犹豫时爱给我们的信心;恐惧时爱给我们的勇气;沮丧时爱给我们的欣喜;烦躁时爱给我们的宁静;平淡时爱给我们的激情;失望时爱给我们的希望。爱会使我们在充盈的感情的温暖中过饱满的心灵生活,爱使我们有勇气、有信心秉持人类正义,向极权挑战,保持人的尊严、诚实、自由。

你的信,你遥远的思念,使我努力向着完美的境界靠近,从另一种维度走向终极的存在,我会在充分的内省之中,批判地面对世界和自我,谨慎而又坚定地做出选择,对生命始终保持善意的基本信任。

我们对这个社会的拒绝,不是出于愤怒和仇恨,而是出于宽容和爱。我们永远不会是现存秩序的认同者和辩护士,我们永远的爱来拒绝。

在1996年10月8日到1999年10月8日晓波被劳教三年期间,我给他写了300多封信,他给我写了2、3百万字,几经抄家,他的文字基本消失。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谢谢大家给我时间,与我一起分担刘晓波不自由的日子。

【独立中文笔会】2010.10.01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