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康晓光的狂妄和阴招

近两年,清华学者康晓光先生以赤裸裸的权威主义立场而声名鹊起,他提出的“国家合作主义”,引来其他学人的质疑、商榷和批评。3月16日,康发表了《对王思睿“合作主义与国民意识形态”的回应》的长文,不仅有失学术风范,表现出一种“知识狂妄”,而且颇有利用政治打压学术争论之嫌。

首先,在康晓光的行文中,将对手的理论斥为“陈词滥调”、“学术笑话”、“信口开河”,把自由主义者贬为“无知”、“弱智”、“偏见”……还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奉劝”对手:“不要把‘政见’说成‘真理’,否则会把那些无知或弱智的自由主义者引入歧途。”那么,康又如何看待自己的理论呢?他对自己理论的定位是:“在市场席卷全球的时代,如果说十三亿中国人真有什么‘共同底线’的话,那么这‘共同底线’就是‘合作主义国家’!”然而,就算他的“国家合作主义”道出了转型中国的真理,也不会征服所有中国人,起码没有说服包括王思睿在内的批评者,难道他们就不是十三亿中国人的一员!再说,起码到目前为止,十三亿人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知道“国家合作主义”。倒是康晓光推崇自己理论的口气,很类似官方推崇“三个代表”的腔调,即自奉为所有国人的代表,比任何其他“真理”还大。

其次,康文的结尾点出了对手的要害:“我感觉在围绕‘思潮分类’和‘共同底线’的讨论中,从秦晖到王思睿都不是在讨论学术问题,而是在讨论政治策略。更准确地说,是打着学术的幌子传播政治斗争策略。‘分派’和建立‘共同底线’都是为了建立‘同盟’,其根本目的是团结各派社会力量与权威主义政府作斗争。”

对此,有署名“多元”网友写出“康晓光企图‘借刀杀人’的铁证”的帖子:“康晓光这段话,首先指控清华大学教授秦晖等不是在搞学术,而是在搞政治;其次指控秦晖等学者不仅在搞政治,而且在研究政治策略;第三,指控秦晖等学者打着学术研究的幌子,传播政治斗争策略,建立”同盟“;第四,指控秦晖等学者搞上述政治活动的目的或宗旨是‘团结各派政治力量’与‘权威主义政府作斗争’。1965年,姚文元接受毛江旨意,撰写文章批吴晗编的历史剧‘海瑞罢官’,诬陷吴晗企图为彭德怀翻案。现在康晓光指控秦晖等学者研究、传播政治斗争策略,拉拢同伙建立‘同盟’,与政府作斗争。好家伙,这种罪行比‘为彭德怀翻案’不知道严重多少倍!有关部门怎么还不赶快执法?道理讲不过,‘借刀杀人’就算胜利?……送康晓光一句话,严守一说的,‘做人要厚道’。”(见“世纪沙龙”3月20日)

多元先生的目光可谓敏锐,对康的批评也切中要害,让我想起另一起企图“借刀杀人”的公案:曹长青对吴征杨澜夫妇。

大陆网民不会忘记,当吴、杨夫妇造假案火爆网络时,对之揭露最力的“打假英雄”,无疑是身在美国的曹长青先生。曹先生经过细致深入的调查,连续发表二十多篇文章,揭露吴、杨的一系列造假行为。在诸多有说服力的证据面前,作为社会名流的吴杨夫妇,居然不知“道歉是德”或“沉默是金”,反而利令智昏地进行阻吓:先声明对手是诬陷,继而用打官司来威慑,无效后又祭出毛时代的阶级斗争阴招,企图靠政治大棒来打压揭露真相的曹先生、阻吓其他人继续质疑。在《南方周末》的访谈中,杨澜公开指责曹先生为“反共分子”或“反华势力”;更有甚者,由于《光明日报》属下的《中华读书报》转载过曹的打假文章,吴、杨还去了《光明日报》编辑部,出示曹的多篇“反动文章”作为证据,要求该报道歉,也有威慑该报之意:转载“反共分子”的文章,将为报社带来政治上的麻烦。

吴、杨拿出“反共反华分子”的大帽子,显然是想一箭数雕:1,他们夫妇是放弃国外优厚待遇而回国创业的“海外赤子”,而揭露他们的对手则是“反共反华”分子,企图用政治划线来侮蔑对手是“别有用心”。2,意在说给中共当局听,让当局了解“反共分子”的无所不用其极,暗含着希望官方出面保护的乞求:在国外的“反共反华分子”和回国做贡献的“海外赤子”之间,当局理应站在后者一边。3,吓唬国内外的置疑者,让他们不要上“反共分子”的当,更不能与之为伍,否则就有与“反共分子”同流合污之嫌。

由清华学者康晓光联想到商场名流吴、杨,我只想说明:独裁制度所造就的敌人意识及仇恨心理对人性的毒化既深且剧,这毒化,曾经把大陆知识人的头脑变成智慧和良知的屠宰场。凡亲历过毛时代的国人,大都知道这一阴招的致命效力——无论多理亏多缺德,也无论在争论中处于何等劣势,只要能够在政治上找到打击对手的凭据,哪怕是夸大的歪曲的编造的不着边际的凭据,就可以在瞬间反败为胜、甚至置对手于死地,让对手连继续辩解和争论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在改革已经20多年的今日中国,官方仍然以“敌人意识”对待民间异见,御用文人仍然靠政治大棒打杀同类(如,何新在六四后对知识界的攻击、《雍正王朝》借对士子的贬损来争宠邀功,文坛卫道士呼吁中宣部出面制止王朔等人重评鲁迅),商人也学会了用政治大棒打击对手。

以至于,利益至上的逐金大潮已然冲垮了一切道义坚持,却仍然洗不净敌人意识的余毒,一有机会,哪怕不是机会的机会,毒性便会发作,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狼对人的撕咬。

2004年3月20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4.03.24

康晓光:对王思睿《合作主义与国民意识形态》的回应

康晓光:合作主义国家——自由主义、社会主义之外的第三条道路

王思睿:合作主义与国民意识形态——兼评“精英联盟”论与“反精英主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