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波逝世刚过断七,但刘霞仍是“被失踪”,除之前“被报平安”外,一直被中共软禁,禁绝与外界联系。回想整件事,由晓波患癌到逝去被速葬,中共的残暴大家都已预期,但有些卑污的做法,仍让外界大开眼界。

大家都会记得在晓波要求出外就医,中共放德美医生见晓波,希望借此纾缓外间压力,但却掩不住医生的口,便只有赖皮地指不要借病情干预中国内政。最后拖到病情危殆,又假惺惺地称为刘晓波检查之后,认为他不宜出国。

没有最可耻,只有更可耻。中共安排的葬礼,不容晓波朋友出席,但就安排国保做临记扮亲友。可怜刘霞见到如此假场面,不知她心中有多难过。然后中共就搅尽脑汁要晓波死无葬身之地,连立碑也没有位置,于是搬出环保海葬。最令人咋舌的还要为此搬出一个与晓波根本很疏离的大哥刘晓光召开记者招待会,而整个记招变成一个环保海葬的宣传会。

刘霞:中国的犹太人

法国经济学家及作家索尔孟是“谎言帝国”的作者,而为了写书,成为了晓波、刘霞的好朋友。在书中,他将刘霞形容为“中国的犹太人”。“犹太人”是隐喻作为纳粹时代一样的受难者。索尔孟写道:“谁是所谓中国的犹太人?他们就是异议分子、自由心灵者、知识分子、艺术家、工会分子、带头反抗的农夫,以及独立自主的神职人员。上述均是共产党随时随地处心积虑,想自社会中铲除的‘毒草’,他们就像纳粹德国的犹太人,先被锁定,贴上标签,密集监视,最后斩草除根。”

这是一个讲究“株连”的社会,正如索尔孟所写的那样:“就跟纳粹德国一样,在中国也是依照血缘或婚姻来判定何谓‘犹太人’,刘霞即是其中一例。”刘霞唯一的罪就是嫁给了国家的敌人。古秦始皇有连坐罪,今有习近平连什么罪也不用讲,便软禁刘霞七年,而晓波死后,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有真正的自由。

对香港的启示

谁是香港的犹太人?占中、占旺、鱼蛋革命的参与者?香港是否会有一代的受难者?司徒华、李柱铭等,到我这一代的活动家,中共都未到像纳粹铲除犹太人的地步,但随着对最近新一代16人(东北案13人及公民广场案3人)的加刑,以及检控占中9人煽动罪,当局已开始进行铲草除根的打压。

香港人要吸取与共产党斗争的经验,因为中共已是赤裸裸地披甲上阵。港人要更从国际大局、中国政经形势、香港民情,制定我们民间的抗争策略。我们不一定能取得即时胜利,但一定不能因为自己的进退失据,而输掉香港的价值。

(撰文:工党常委李卓人)

【独立媒体】2017.09.01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