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声援刘晓波兄

今天是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的日子,可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却有更多侵犯人权的事频繁发生,其中最显明的就是当局前晚拘留了二十年来几进中国监狱的人权斗士刘晓波兄。看到这样的恶行,不仅出离愤怒,更多的是对当局色厉内荏的同情。主张和维护自己的权利,是人之天性,只要中国人还没有死光,为自由民主、为人权而不懈奋斗的人与事,就会层出不穷。

我深知国人包括我自己懦弱麻木、胆小怕事,但决不缺活下去的勇气。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就会逐渐想得到有活得更加有尊严的权利,这不仅是一种逻辑上的顺延,更是一种权利上的必然发展。但问题是,如今的中国还有不少人吃不起饭,温饱尚没有解决(至少我所经历的农村地区仍有这样的人,我的家乡也不缺乏这样的人,虽然没有确实的统计数字,但这都是我的亲历),剔掉没有勇气活下去的人,还是有不少人有勇气活下去的。那些能活得下去的人,必然为活得更好活得更有尊严而不断努力。再者,如今的经济危机带来大量的人权问题(如生存等),必然激起更多的人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经济危机,不仅深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更多的是一党独裁的腐败专制制度所造成。许多人生活困窘,不是因为世界经济危机的原因,而是因为我们这种剥夺民众权利的制度造成的。我们不少知识分子包括晓波兄都主张非暴力的和平解决之路,主张制度变革,但是我们知道并非所有人都赞同这样的理念,尤其是面对当下糟糕的社会现实,不少人只差揭竿而起,所谓逼上梁山,此之谓也。官方正在用尽一切高压加速社会危机,亦谓之自掘坟墓而不自知。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刘晓波兄等起草了零八宪章。这零八宪章温和、理性、务实,充满着真相下和解的精神,以民众权利为念,以苍生利益为任,以中国平稳渡过零八诸多灾难后的艰难时刻,为所有人都能有尊严地活着,竭尽心力。我不能说这宪章十全十美,但我敢说这是我所签的诸种文本中,至今为止很重要的宪政文本。几千年来,特别是一百年来,我们的共和宪政梦付出许多人的心血与头颅,却最终收获的是更为暴戾的政权。除了“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这种充满现实悖论的土壤、文化、制度外,国人在这方面的短视,特别是有能力的人在这方面没有相当的超越性,全是过分工具主义(充满没有底线策略)和实用主义(充满没有没有底线的眼前利益)地对待自己所从事的争取权利的事业,有深刻的关联。这样的妥协只是一种苟且,而非一种基于长远利益的打算。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要妥协(当然也应该学会妥协,妥协是一种民主自由必须之训练,但妥协即在可以接受的框架范围内)的话,也得有一些不可让渡的原则,如人的尊严与权利之必须受到保障等等。

我认为晓波兄等起草的零八宪章,在当下是一个具有超越性的文本。为整个乱象纷呈、利益扰攘、贫富分化的中国社会,在经济危机越来越深重的大背下,做出了很好的和解的努力。但官方基于其长期以来的统治惯性,刚性和暴力管理社会的方式,不容许这样理性、温和、务实的文本出笼,不允许各界人士基于自己(包括许多人的)的利益和良知,来表达自己对时局和社会改革的意见,而是抓晓波、祖桦二兄,请众多签名者去训问喝茶,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不愿意理性解决社会问题而做出的一种强力威胁。这种威胁在权益越来越高涨,在民主自由理念深入民心的时代,不会将争取民主自由的火种熄灭,只会激起更多的人用各种方式来争取自己的权利。虽然我们不主张暴力行动,但弱者万不得已下的自卫,就像法律许可的正当防卫一样,有它不可替代的正当性。当然我们不希望看到社会上的暴力事件增加,希望能在理性和平的谈判中达成每个人利益都得到保护的妥协。我希望当局值此诸种危艰之际,应该善体民意,逐步将政治改革提上议事日程,让民众在经受危机困境的情况下,有一点可以见到光明的盼头。人一旦有盼头,就会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理性态度去做事,甚至改变自己。否则一旦对未来没有理性预期,今天活了不知明天还是否活,人的许多破坏力都会释放出来,那么对整个社会来说实非好事。如此一来,官方政权以及其中的官员自不能置身事外。换言之,不进行让所有人的权益都逐渐得到切实保护的政改,有可能不少人的好日子都到头了,不要以为自己有权有钱就可以高枕无忧,这是一种缺乏相当预期的短视。

中国人至今尚未得到自己所应该拥有的基本人权,着六十年来,中国这块大地上的人民依旧没能沐浴民主自由之光。像晓波兄这样的人,二十年来为民主自由不懈奋斗,今天我们能享受一些此前没有的权利,晓波兄们的努力,功不可没,值得敬佩,并且让我们深深铭记。我们在怀着深深的感念之心的同时,敦请当局善待并尽快释放刘晓波兄,能顺应民意进行有效而务实的、切实保障民众权利的政治体制改革。

200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纪念日8:36分于成都

【独立中文笔会】2008.12.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