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胡锦涛先生:

我在网上书信于你,请谅解。原想直接投邮箱,但不知你的邮箱地址,只好改为公开信了。小城书生之所以有写信的勇气,是因为你上任时,我就说“对以胡锦涛主席为首、温家宝总理为副的新政府抱有巨大的信心。”此外,你老家泰州,我老家海安,我俩毕竟有同乡情谊。

恕我直说,你手下的人太过份了!以前贴身跟踪、在人家门口站岗打人,现在居然把我们独立中文笔会的前会长、现任理事──刘晓波博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了去。还抄了他的家,扣押三台电脑,以及全部私人信件和大批书籍。11名警察忙个不休,从夜里11点抄到第二天上午九点。

此外,还对张祖桦抄家传讯。据我所知,张祖桦原是你就职团中央时的同事,你这么做好狠心啊!要是你的朋友万润南在国内,也起了草或签了名,难道你也去捉你的朋友?不错,你手下放了张祖桦,但扣押了他的四台电脑、全部私人信件和几十本书籍,以及他的包括他岳父母的现金存款与银行卡。在张祖桦的再三要求下,只归还了一万元,这种行为,跟绑匪有什么两样?你现在还好意思再面对你过去的同事吗?同事成了穷光蛋你高兴吗?

据说找他俩的麻烦,是为了《零八宪章》。我看了一遍,内容是“呼吁政府认同普世价值,推进人权法治”,文章理性平和,且出于善意,并非为了谋私利,字里行间体现的亦是忧国忧民的赤诚之心,因此我也签了名。总体而言,该文跟你们的宪法没有根本冲突,相反显示的是“第二种忠诚”,为政治体制的改革、社会和解开列药方。你手下的人大动干戈,让我难以理解。

08年不太平,除了奥运一点祥瑞,国家一直处于雪灾地震骚乱的阴影之中。企业倒闭,中产阶级濒临破产;股市大跌,中小散户欲哭无泪。拆迁户上访无门,失业者成啃老族。骚乱四起,一会儿瓮安,一会儿陇南,抗暴行动、暴戾之气全国曼延,最显著的例子就是杨佳案。搞得警察焦头烂额,警车烧掉不算,连盾牌都坏了几块。照理政府应该反思,不要再继续抢农民的地,拆市民的屋,再垄断重要行业与资源,搞得百姓没有饭碗,可恰恰在这种情况下,海阳地方政府杀了山东访民杨全永,捉了崇尚理性反对暴力的刘晓波博士。

当然,你也有难处,既要帮前任收拾烂摊子,处理金融危机,又要摆平为你出力的扈从,还要平息层出不穷的骚乱,你不允许不和谐之音影响干扰你的治理,这我能理解。但知识分子说几句话,难道真的妨碍了你的执政?事实上,政府不是接受了知识分子的、包括我的两个建议?就是03年,我提出的“允许民间小赌”,以及“取缔联防队,让优秀青年以协警的编制充实公安队伍”。实在说,在互联网严密封锁的情况下,知识分子微弱的声音,其实不过是宣泄,根本没法传到连自由门软件都不会使用的多数民众的耳边。再者,昏睡百年,民众怎么可能一夜之间醒来呢?

上次逮捕理性维权的胡佳,结果出了个孤注一掷的杨佳。难怪有人说:杨佳跟高智晟、郭飞雄、胡佳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当理性的维权占下风,霹雳抗争则占上风,杨佳就是警察刻意浇灌的“恶之花”。真的,我不希望,政府的蛮干,让人民的暴力维权成为斗争的主要手段。

愚认为,抓捕崇尚理性主张非暴力抗争的刘晓波毫无意义。他已经坐了两次牢,再叫他坐牢,哪怕短时间拘留亦不能服众。签个名、起个草,就要拘留,拘留也太容易了。以损害别人的方式,帮助人家竖立曼德拉,这个我想你是不愿看到的。此外,拘留刘晓波,给了主张暴力维权者的理由,也没法让知识分子闭嘴,反而至少得罪了独立中文笔会。你即使不满意《零八宪章》,也应该宽宏大量,没必要跟海内外的知识分子与草根维权人士作对的。

你能平静对待《九评》,为啥不能平静对待这个《零八宪章》?它又不是洪水猛兽,你可以置之不理,就当它是宪法的孪生兄弟、孙中山的治国大纲。共产党的江山怎么可能败在《零八宪章》上?说句私房话,共产党的江山也不是你胡家的,它轮不到你儿子即位,你何必为了再执政三四年,为了你的后任,像朱元璋那样去披荆斩棘?将事做绝,不留后路,得罪这么多的仁人志士,你的妻子儿女同意吗?

要是抓刘晓波能抑制民间的异议,你就抓吧。不过,要想一下,刚说言论自由、人权状况良好,马上就抓作家,洋人会怎么说?此外,全国的异议分子起码十万,抓了刘晓波,马上有人填补,你抓得完吗?况且,社会上的许多问题,以及人民对共产党的不满,并不是知识分子挑起的。历史自有它的运行规律,王朝的寿数亦是命中注定。人为的影响总是有限的,只要执政得好,就不怕知识分子说三道四。

毛泽东之所以能统治中国,当然是靠强权,但最主要的,他成功地将农民捆在土地上,让每一个市民有饭碗。人民不愁温饱,且能繁衍后代,他们当然能忍受共产党的统治。而目前的国情,政府让老百姓自生自灭,地方党组织基本瓦解,意识形态亦名存实亡。地方官吏没有信仰,对政权毫无忠诚度,他们只想捞油水,斤斤计较于车贴、职务津贴、生活、改革与工作补贴……要是政权有啥三长两短,这些人见风使舵、落井下石,依然是新政府的公务员。你何必为这些人打工与买单?老实说,捆不住农民,拢不住工人的心,抑制不住既得利益集团的贪婪,这个政权迟早垮台。大厦将倾,独木难支,这跟你的执政能力无关。

胡先生,我推心置腹跟你说这些话,说得不对,你莫怪罪。要是你的手下因此上门找麻烦,我再写信于你。顺祝先生全家幸福!执政顺利!

你的同乡 江苏/陆文

2008.12.10

【独立中文笔会】2008.12.1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