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念中:刘晓波与权威主义的同路人

刘晓波又坐牢了。这不知道是刘晓波1989年来第几次坐牢。坐牢、书写、抗议、批评已经是刘晓波生命的基本结构。这样的生存方式在20年前的东欧、苏联是一种常态,哈维尔、米克尼克、贺里希帝、沙卡洛夫都过着这样的生活。现在这些东欧与前苏联的知识份子早已提升到另外一个境界,或者从政当了总统,或者成了媒体事业的龙头霸主,或者从容地过着正常人的日子,他们不再是异议份子,或者说异议份子已经在政治体制中绝迹了。

但是中国依然是个铁笼,依然有着意识形态的框架,政府依旧相信它有能力,而且也应该左右人民的思想。或者说,中国的当权者,无论在经济上展现了多么出色的成果,始终信心不足。他们甚至相信几个读书人的联名信就足以动摇国本。曾经拿出过人气魄主办奥运的大国,毕竟还是有它极为虚弱的一面。

刘晓波发起《08宪章》,邀请一些人签名,就这样他进了牢房。看看《08宪章》的内容,其实提到的都是已经在民主社会中落实的价值和实践。宪章的签名者包括老中青,绝大多数是作家学者,要说造反,这些人成不了气候。就如戴晴所言,这个宪章充其量是纸宣言,而不是什么行动纲领,既没要组党,也没有进一步号召。但中国当局就是无法包容这样的理念。中国这几年的知识界,也产生过有关普世价值的争论,但是这些参与辩论的知识份子都安于自己的职位,上级一旦喊停,争论也就无疾而终,没人因为涉及论战被送进大牢。

永不退让令人激赏

80年代末期东欧苏联相继扬弃共产主义开始民主化后,中国继续维持威权统治,那时的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异数,是个例外,是个继续制造异议份子的社会。刘晓波不幸成为这种结构的一部分。不过当中国经济的发展开始让国际艳羡,中国不但不是异数,反而被看成一个成功的发展模式,这也就是高盛公司的雷默(Joshua Cooper Ramo)所说的“北京共识”。

北京共识在中国国内得到新左派学者的支持与推荐,在国际上得到共产中国新同路人的重视。国际上的同路人绝大多数是西方在中国工作的高阶经理人,当然也包括了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若干专制国家的领袖。和毛泽东时代不同的是,当前共产中国在国际上的同路人绝大多数是右派,他们歌颂中国的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他们赞扬一个有效能的集权政府,他们欣慰于中国在国际上的兴起,但他们绝没有对乌托邦体制的浪漫幻想。

而且这些同路人还不乏替中国专权热情辩护的知名学者。例如洛杉矶加州大学法学教授裴文睿(Randall Peerenboom)就认为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人权概念,因此无所谓普世价值,只有相对价值。他赞美中国讲的“以法治国”,所谓以法治国充其量指的是程序的完善,而不包括尊重人权、民主。裴文睿反对西方中心主义,甚至认为压制人权和政治权利有助于经济发展。他认为中国的发展经验不但成功挑战西方的模式,还足以成为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典范。

是在这样子对中国威权体制的一片歌颂声中,刘晓波的异议才被凸显出来。他的《08宪章》哪怕了无新意,也是对这些新权威主义同路人的当头棒喝。刘晓波原本可像许多人一样选择与威权妥协,换取地位利禄。但是他却选择一再入狱,人生原地踏步,用糟蹋自己才华的方式让世人理解中国人民并非次等人种。刘晓波的境遇令人同情,但他永不退让的勇气令人激赏敬服。

作者为《苹果日报》社长

【苹果日报】2008.12.3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