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玉:我万分拥护“社会主义民主”——竖议《零八宪章》和刘晓波被捕

29日,我所在的山东大学附中党总支书记打电话给我。我是一名退休赋闲在家、却不安分守己循规蹈矩的老人。我知道我和书记之间隔着一道屏障。他大概认为我是一个顽固不化不可救药的老不死的“分子”,不会无事找我说闲话。没有上级指示,他并不愿意听我的胡言乱语疯言狂语。

书记开门见山问我是否在一个叫《零八宪章》的文件上签名了。我说:“是的。我不但签名了,而且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横议〈零八宪章〉和刘晓波被捕》,表明我签名的原因。”我问他,是否读过《零八宪章》?他说没有读过。既然没有读过,那问我干什么呢?他说,只是听说我签名了,表示关心,随便问问而已。假若真是无足轻重的小事,随便问问,却又不是通风报信,私下传递小道消息,书记同志为什么要专门打电话呢?其实,在我熟悉的语气之中,是对我参与这些活动表示遗憾和劝阻。整个电话中,他一再说明是“听说”我签名的事,似乎不是奉命来做我的什么工作,只是为了证实一下“听说”有其事,仅此而已。

其实,我写《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横议〈零八宪章〉和刘晓波被捕》(发表在《观察》网站),开宗明义就说明“听说《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被捕了,其罪名就是提出了‘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犯了‘煽动颠覆国家罪’,而且据说‘所有签署者在事实上都犯下了叛国罪!需要严肃处理!’因此要严肃处理签名的人。我作为签名者之一,不得不自我表白一番。”我以为,监控我的当局,读了此文,已经知道了我的动机和态度,不会再来“追查”我了,哪里知道,还是要来“落实”一下,让我承认签过名,似乎也仅此而已。

但是以我阴暗的心理揣度君子之腹,书记在其上级的布置下,打电话询问我,其动机其目的说穿了就是以朋友般的文明的善意的好意的不动声色的不动警察的威胁,恐吓,警告:我们掌握了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今后务必识相一点,规规矩矩,不要乱说乱动。这是一次心理战,叫你随时不要忘了你的处境,你的自由度。否则有什么必要专门打电话询问我呢?明明知道我的态度,还要“落实”一下,岂不是多此一举?至于是否定下“叛国罪”,真有“严肃处理”在后,那就以观后效了。

而且这种朋友般的文明的善意的好意的不动声色的不动警察的威胁,恐吓,警告,不但是针对签名者,更是针对那些没有签名者,所以,听说我签名了的朋友捏了一把汗为我担心,轻声细语地叫我务必“小心”,因为“他们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对于这种文明的善意的好意的不动声色的不动警察的威胁,恐吓,警告,我们这些当过22年“反面教员”的老右派,对于这种手法太熟悉了,不过在手段上现在也的确是文明了一万倍,仅仅花样翻新,与时俱进,越来越时尚,新潮,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听说,官方有的人,还提溜了大礼包上门,不过也只是“询问”一下而已。有的还说几句热乎乎的话,叫你感到关怀备至,情意绵绵。

我对书记说,既然你没有读过《零八宪章》,那说明你是奉命行事,因此我请你转告向你下达指示的领导,请他们今后不要通过你下达指示,有话直接找我说,免得把你夹在中间,难以说话。我又不可能向你承诺保证今后不签名,不写文章,你却老是劝说我,一片苦口婆心,但我却不领情,叫你为难。

我李昌玉到底做了哪些违背宪法的事请明里说明。既然共产党要依法治国,那么一切以法律为准绳。我犯了法就依法惩处。比如,抄走我自费印刷的准备赠送朋友的个人著作《历史大视野》第一集第二集,已经一年半以上了。当初说是“非法出版物”,可是为什么长达一年半不结案处理呢?你们有法在手,有权在手,书籍查封在公安局,结案处理还不是小事一桩,还有抄走的电脑、护照凭什么不发还给我呢?这叫做依法治国吗?制定法律、践踏法律的都是政府自己。

为了进一步表明我的态度,现在我再次写一篇文章《我万分拥护“社会主义民主”——竖议“零八宪章”和刘晓波被捕》,在公诸于世的同时,请书记转达给你的上级。我揣想,向我们附中书记下达指示的应该是山东大学的领导人。山东大学新近调来一位校长徐显明,是从中国政法大学校长任上调来的,是一位法律专家。徐校长可能刚刚履新,下车伊始,未必知道治下有这么一个“没有改造好的老右派”李昌玉其人其事,但是在下涉案的是“政治案件”,“政治案件”无小事,对于学校里涉及“政治”的人物和案件,校长不能不闻不顾,因此我恳请徐显明校长读读《零八宪章》,看看它是不是一个和平的理性的诉求,看看它是不是违背了共产党制定的宪法所承诺的公民权利?看看它是否有“煽动颠覆政府”的内容?看看它是否违背了联合国制定的中国政府签字了的“世界人权宣言”?然后请明示:在《零八宪章》上签字是否违法?是否有必要“追查”签署者?

《零八宪章》的签署者有的人并不完全地毫无疑义地赞成它的每一个观点,但是它却是至今为止得到了民间最广泛认同的一个全面阐述社会改革方针的文件。我特别支持的是它表述了民主自由这些普世价值,而执政党高举的“社会主义民主”,并不认同普世民主。其实,假如这个“社会主义民主”已经具有了新的内涵,可以容许异议人士的合法存在,可以容许反对派合法存在,请立即释放刘晓波,请发还抄家抄走的我的书籍、电脑、护照,请撤除对我以及其他“分子”的监控,那么,这样的“社会主义民主”,我一定万分拥护,额手称庆。

胡锦涛总书记最新主张“不折腾”,其实,对异议人士、反对派人士动用庞大的专政工具,严密监控、威胁、骚扰、打压、警告、恫吓、窃听、跟踪、站岗、抄家、逮捕、判刑以及收买拉拢就是一种无端的“折腾”。一个执政了60年,拥有领导一切的权威,垄断了包括军队、警察、法院以及全部媒体亦即枪杆子和笔杆子,全世界最庞大最严密的政党,对于“一小撮”仅仅表达一点异议的知识分子,却极尽“折腾”之能事。请不要忘记历史的经验教训。中共执政60年,河东河西各30年,其承前启后的转捩点就是胡耀邦主持平反毛泽东时代制造的冤假错案。没有这个转捩点,就没有今天的改革开放成就。但是,后来的30年已经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往后的岁月,还要制造多少冤假错案呢?

一位主流学者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以为民主之所以是个好东西,就是在于它大肚能容,百川能纳,喜鹊、鹦鹉之和鸣不以为是,乌鸦、麻雀之噪聒不以为非。这里不存在“民主”的属性是什么“主义”。

中国政府不是宣布要制定一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吗?很好,那么,请体现在对待《零八宪章》和刘晓波上。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千万不要《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变成忽悠外国人的《国家人权宣传计划》。

明天就进入了2009年,祝愿我们的祖国看到自由的希望,民主的曙光,宪政的桅樯!

(2008年除夕于山东大学附中)

【观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