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一个钟头就是二00九年了。我是个多愁善感之人,每到这新旧交接的年关,总思绪万千,夜不能眠。往年此刻想得最多的是已经过世的父母、尤其是未能见上最后一面的母亲,然而今年的此刻我最想的却是身处牢狱的刘晓波先生。我说不出这个变化的理由。

在中国当今的民运界中,刘晓波先生是本人最为敬仰的人物之一。我对刘晓波先生的敬仰主要不是因为他横溢的才华而是他的牺牲精神。遥想二十年前那激动人心的岁月,刘晓波先生只不过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青小伙。他渊博的学识和出众的才华倍受学生欢迎,他在学术界也渐有名气。如果刘晓波先生象中国众多文人一样做个好好臣民,不出三五年他名教授头衔将随手可得,一官半职也应不在话下,荣华富贵就随之而来。然而,刘晓波先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情操和对民主自由的执著追求让他走向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因参加和领导为民请命的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年来刘晓波先生先后四次被中共当局投入监狱,被剥夺工作权利,长期生活在被中共当局的监视之下,文章和著作在国内被中共彻底封杀和禁锢。依刘晓波先生的才学,如果屈服于当权者而彻底闭嘴或多出卖几个战友后乖乖做人,那刘晓波先生要弄到个教授帽儿戴戴、弄个法学院长的官儿当当应该不是问题。但是,刘晓波先生没有这样做。当局恶劣的政治打压、自己清贫的生活、现实纸醉金迷的诱惑并没能改变或动摇刘晓波的思想理念。二十年来,刘晓波先生无时不关注着中国底层民众疾苦。揭露时弊、批评时政、棒喝当局、为民发声、推动中国民主是刘晓波先生二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今年刘晓波先生已五十有三,步入老年了。说刘晓波先生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一点都不为过。刘晓波先生更难得更可贵的一点也就是最亮的闪光点是他拒绝出国,象他本人所说的“象钉子一样,钉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始终扎根在祖国的故土,生活在自己人民中间,与国人同患难,共荣辱。本人认为,把刘晓波先生称作中国的“昂山素姬”是名副其实的。

缅甸民主力量合众为一,因为缅甸人民有不屈不挠、坚守故土的昂山素姬,中国的民主运动同样需要中国的“昂山素姬”。

于我,父母之伟大是因其养育之恩,刘晓波的伟大是因他为整个国家和民族所作的牺牲和奉献。

国内民运能坚守和坚持已是十分不易和可贵。海外民运对他们只有鼓励和支持的份,没有任何指责和抱怨的资格。在海外胡乱上纲上线诬蔑《零八宪章》者更是卑鄙渺小之人。

2008年12月31日+ 2009年1月1日于墨尔本

【博讯】2009.01.02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