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末最后一分钟,我和特里莎及成百上千的人挤在科隆的莱茵大桥上,桥下数十艘彩灯的游船聚集,倒数计时开始。刹那间,教堂钟声和船上的汽笛齐鸣,焰火爆竹升空,香槟开瓶,人们欢呼拥抱,2009年在硝烟弥漫、水天一色的热闹欢腾的夜景中被迎来了。

科隆,这个公元50年罗马人建立的城市,经过了快两千年,还依然保持了它原来的拉丁文名字Colonia (Cologne),这个字现在既是科隆的名字,又是殖民地的意思,而科隆经过罗马人的统治和中世纪各方诸侯的割据,甚至到近代还被法兰西的军队占领,当过拿破仑的殖民地。莱茵河畔的科隆人以开朗、开放和乐观幽默而著名,他们高高兴兴地背着历史殖民地的“黑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既无国仇又无家恨。这是有原因的,各代外来的殖民主没有让当地人受过什么严重的屈辱和压迫,反倒是1945年春天科隆城内被自己祖国的纳粹军屠杀了1800名抵抗法西斯的抗暴者。现在科隆城里到处都有罗马帝国留下的遗迹,全都是重点保护的古迹和文物,而且科隆人也因当过法国殖民地而感到跟法国在语言和文化上的亲近。笔者青年时代就来到科隆, 这里几乎算是第二故乡。可是,此时此地站在莱茵河大桥上,怎能不想到曾经提出“中国还需要三百年殖民地”的刘晓波呢?

1988年刘晓波从美国返国途经英国殖民主义造就的自由港香港,并接受《开放》杂志主编金钟的采访:“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黑马刘晓波从此走向一条义无反顾、上下求索、追寻自由、人权、民主、理性的不归路,他成为专制政权的眼中钉、爱国愤青口水战中的卖国贼,也成为无数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偶像楷模和我所尊敬又亲近的朋友。今夜,晓波被关在中共政权的某个不知名的牢里,虽然令他的妻子刘霞和无数的友朋忧心愤慨,然而这样的发展几乎是威权体制下的一种必然结果。

新年伊始,北半球这边昼和夜的比重在天平上已经对换位子了,白昼的时间会逐日增长,黑夜慢慢在缩短。2008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充满了焦虑、激荡不安、痛苦悲伤、愤怒加上期待的一年。从年初的雪灾到三月的西藏镇压、汶川大地震、京奥、杨佳事件到三鹿毒奶粉丑闻,可以说天灾人祸不断,最后是年底晓波因“零八宪章”遭羁押,至今已经有26天了,刘霞依然不知道丈夫身在何处,也不知道他被国安从家中架将出去、家里被抄、电脑文件被没收的理由,虽然全世界各地,澳洲、欧洲、美国、香港和各个国家的知名人士和普通民众,不分中外,都发起了“寻人启事”,向北京公安要人,支持宪章签名的人于短时间内就超过七千,然而中国政府处惊不变,始终没有给出任何正式的说法。

2009年将是北京政府难过的一年。二十年前中国的青年学子、有志之士鉴于法国大革命的两百年和五四运动的七十周年,在北京发起了一场震惊国际的天安门民主运动,运动被血腥镇压,但是同一年柏林的围墙被东德人民推垮,接下来是整个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分崩离析,为二十世纪末期的历史着上了绚丽斑斓的一笔。2009年全世界都要为共产主义破产的二十周年庆祝,海内外的中国人和国际人士要纪念六四,反思检讨当年风起云涌的民主运动的得失。其实二十年来,人们不断地在思考讨论,其中有一个不争的共识是,当时的知识界在理念上不成熟,并且不具有实际的操作经验。鉴于此,“零八宪章”适时地于2008年年底出现,为当年运动在思想上的生涩和缺失作了恰如其分的填补。也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北京“未雨绸缪”地动手了。掌权者的逻辑是,抓一个刘晓波,总比再度出动坦克、浴血京城来得合算。

然而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二十年前邓小平麾下的那盘棋了。加盟世贸、办过奥运,跟八国峰会的首脑平起平坐的胡温不是山坳里的山大王,而是一心要跟世界接轨的大国领导人,如今还摆这种土匪黑帮的做派,也太上不了台面了。哈维尔在《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得好:“2008年的中国和1977年的捷克斯洛伐克是不同的。与30多年前我的国家相比,中国在许多方面更为自由,更为开放。然而,中国当局对08宪章的回应在许多方面和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当年对77宪章的回应十分相似 .”中国今天的社会错综复杂,刘晓波的被抓虽然并不至于产生多米诺效应,因为中国社会里充斥着多米诺石子,只不过还没有串联起来,但是一个政府这样因恐惧而做出的怯懦举措,其产生的负面影响之大,是难以估计的。政府的举动不正好为零八宪章提供了最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宪章里面的陈词句句都是不可反驳的真理,不能动摇的现实吗。北京政权的愚蠢再一次为晓波先生载上了文章道德的桂冠,为零八宪章在中国当代的政治和社会史上奠定了至尊的地位。

中国是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每年发生几万宗大规模的群众抗议、发生死伤众多的工伤矿难和天灾,换了任何别的政府都要下台的。中国经济增长的底线是“保八”,超过8%才能稳住阵脚,维持社会的安定与“和谐”;在别的西方国家,增长能到达2.5% 至3%那就皆大欢喜了,执政党必能持续获得选民青睐。西方国家的失业者能得到国家的补助,失业率一上两位数,政治家就惶惶不安,因为不单税收减少,国家负担增加,民心也会不稳。反观中国,近期沿海省份受到国际金融风暴影响,订单减少,单在广东省就有上万家企业倒闭,民工失业,流离失所,冲击社会。但是省政府和中央还是稳坐泰山,还有闲情逸致来对付一纸零八宪章和一名异议作家刘晓波。这不是中国特色又是什么。

在这新旧交替,充满危机亦充满契机的新年度里,谨将胡锦涛先生的九字诀“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借花献佛转送给已经一甲子高龄的中共政权,快快地启动政治改革、推行宪政法治,痛下决心杜绝贪腐、为人民的福祉服务,归队到现代文明的国际社会中,别再把国家的人力、金钱花在控制打压异己的无谓事情上,就从立即释放刘晓波跨出第一步,庶几于党于个人还有一线存活的生机,于国于民则是万幸。

【观察】2009.01.02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