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弹指一挥间,当年的学生运动就过去了接近20年,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至今还依然记得当年电视里一些惊心动魄的场面,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却只知道看热闹,全然不知道学生和市民们为什么会上街游行,更不懂得民主对一个国家和国民意味着什么。在央视的一次《新闻联播》节目中,刘晓波先生被播音员李瑞英称之为学生运动的“幕后黑手”,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刘晓波先生是那次运动中的风云人物。

那次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被当局血腥镇压而告终,之后,举国上下都陷入到了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当中。我父亲喜欢看书,他曾经在书摊上买过很多当年的《新华文摘》,在“六四”之前,这份刊物里时常可以看到刘晓波先生的文章,但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不过,在之后的很多期中还是能看到他的名字,因为那之后很多御用学者都将他当成了批判的对象。

当年的学生运动早就被当局定性为“反革命运动”,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缺少明辨是非能力的我仍然相信了官方媒体的宣传,认为当时参加运动的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不安分者。不过,通过对中国社会黑暗面的切身感受,加上自己思想水平的提高,不到二十岁,那些曾经的“暴徒”和“动乱分子”,以及刘晓波先生这样的“幕后黑手”,在我的心目中统统都成为了充满良知和勇气的英雄。

曾经在学生时代,我非常希望能读到刘晓波先生等人的书籍,但一直都无缘拜读,因为根本就买不到。在中国这种封闭的舆论环境当中,刘晓波先生在“六四”后的去向很多人都不清楚,原以为他和其他民运人士一样已经流亡国外,自从能收听到自由亚洲电台对他的报道以后,我才知道他仍然身在中国这块充满危险的土地上。不过,我能看到的他的文章就只有家中《新华文摘》上零星的几篇了。

进入新的世纪,当我不经意地走进网络社会中时,海外的自由网络媒体终于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记得在登陆海外网站后不多久,便传来了刘晓波先生和余杰先生被传唤的消息,以前对刘晓波先生仍在国内的消息还半信半疑的我,在当时更加对他肃然起敬,因为他虽然有过几次入狱的经历,但并没有停止追求民主的脚步。

在海外网站上,我除了看新闻之外就是看评论,而刘晓波先生的文章我是每篇必看的,从他飘飘洒洒的文字中,我看到了一个被封杀的作家的浩然正气,也从他犀利的文笔和渊博的学识中懂得了更多有关民主的知识以及被篡改和掩盖的历史。

2006年初,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加入了独立中文笔会,我加入笔会的初衷是希望能结识更多的有识之士,从而让自己学到更多的东西和开阔自己的眼界,尤其希望能认识刘晓波先生这样才高八斗且义薄云天的人。虽然我早就从赵达功先生那里得知刘晓波先生家的电话,但一直都未曾打过,只是在赵达功先生失踪的时候我才和刘晓波先生通上电话。刘晓波先生虽然早已声名远播,但他和我这样一个他素不相识的人说话的时候却显得十分和蔼,没有丝毫的架子。

2008年的1月中旬,我到泰国度假,途径深圳的有天晚上住在深圳赵达功先生的家中,用赵先生的电脑时,突然看到一个网络电话打过来,因为赵先生不在旁边,我便接了。没想到来电话的原来是刘晓波先生,他和我说话的语气和以前一样和蔼可亲,虽然他平时一直都忙于看书和写作,但还是和我聊了好半天,最后我怕耽误他的时间,只得和他说再见。虽然刘晓波先生的学识和写作水平远在我之上,但和我这个晚辈谈话时仍然是虚怀若谷。

2008年9月初,我应邀去瑞士学习和开会,回来的途中正好经过北京,原本希望和刘晓波先生见上一面的,不料,他当时已经回东北老家。当时我便想,来日方长,以后应该还有机会见面的。但世事难料,2008年12月9日,突然传来刘晓波、张祖桦两位先生在头一天被北京警方带走的消息,张祖桦先生后来获释,但刘晓波先生却被继续关押。北京警方此次抓捕刘晓波先生的原因是因为他参与起草和签署《零八宪章》。之前的刘晓波先生可以说在网络上比很多作家都活跃,你几乎每天都能在自由媒体上看到他的文章,他所发起的签名活动也可以说是举不胜举,他的被捕令不少海内外人士感到震惊,尤其是北京当局选择在国际人权日的前夕动手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看警方给刘晓波先生的涉嫌罪名,与他的见面也许还遥遥无期。

刘晓波先生的被捕让人感觉到这个寒冷的冬天更加寒冷,所幸的是,他的被捕反而激起了更多国民的愤怒,更多的人正义无反顾地选择为争取民主与自由而战,《零八宪章》的签名人数已经接近七千,而且还在与日俱增。据刘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女士透露,他在元旦那天探望刘晓波先生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消瘦了很多,一个人被关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秘密处所,既不能看电视又不能看书,长长的胡须一直到没有刮过。

刘晓波先生对民主的追求几十年如一日,虽然屡屡因言获罪,但始终信念不改,他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中国知识分子少有的良知和勇气。一个伟大的民主战士背后必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刘晓波先生能够坚持到现在,和他的妻子刘霞女士对他的理解和支持是分不开的,刘晓波先生失去了自由,刘霞女士所要忍受的痛苦也许要远远超过我们这些人。

今天,中部城市都已经是大雪漫天,北方的天气应该会更为冷酷,刘晓波先生一个人被关在一间房子里,不像在看守所里可以很多人在一起抵抗严寒的侵袭,想必警察也不会帮他取暖,此时此刻,刘晓波先生的身上一定很冷,但我相信,他的心里面是火热的,因为有他伟大的妻子刘霞以及千千万万的国民在支持着他。而北京警方对刘晓波先生的非人道待遇却在证明着所谓“人民警察”的反人民本职,他们必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2009年1月6日

【新世纪新闻】2009.01.0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