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年10月8号,是“诺贝尔和平奖”宣布得主的日子,因为《零八宪章》重要起草人刘晓波也是热门候选人,所以在前几天包括王大姐、许志永、屠夫等人在内的众网友就商量准备在这一天下午搞个“饭醉”活动——如果晓波得奖了,大家庆祝一下;如果没有得奖,大家在一块喝瓶啤酒、吃个便饭。最后大家都同意了,“饭醉”地点定在旧鼓楼大街“凤凰竹”餐吧。

10月8日下午,我也通知了几位师友一同前往,但想不到当局获悉相关信息后勒令凤凰竹餐吧关门停业。该餐吧大门上贴出了“因停电,停止营业一天”的广告。我们觉得好笑,大家也有些一筹莫展。在此情况下,我提议前往附近的地坛公园举行露天聚会,王大姐表示同意并在推特上发了消息。

下午4:50左右,一些网友得知消息后,陆续赶到地坛公园东门外等待消息。五点刚过,同来的两位美联社记者异口同声的宣布刘晓波得奖的消息,与此同时,推特上也传来了同样的信息,于是大家开始兴高采烈的拥抱、唱歌和庆祝。但我们的庆祝活动立即招来了大队警察,他们不让我们搞活动,说干扰了交通秩序。为了避免正面冲突,王大姐很理性的答应了警方的要求,我们收拾起宣传材料,前往不远处的一家饭店吃饭,但就在大家刚刚围绕餐桌坐定,还没有来得及举杯的情况下,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便蜂拥而入。王大姐在和他们讲理不听的情况下,随着“带头大哥”“给我全部拿下”的指令,我们这些网友们立马成了他们的“战利品”,我们被分别带上车,驶向各个审讯地点。

我和许志永被押送到东直门派出所,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最后当局宣布给许志永警告,给我行政拘留8天的处罚。10月9号晚上11点多我被押送到位于北郊的东城分局拘留所——当时我还不知道参与庆祝的其他人是怎么处理的。

但第二天,在放风的时候我意外的看到了屠夫(吴淦)也在另一群穿着黄马甲的人群中间,我才知道他也被拘留了。我试着凑过去和他交流了几句,得知他也是行政拘留8天,至于其他人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当然,我们的谈话很快就被“管教”发现,我们被喝令分开。

但我心里终究还是牵挂着其他一些人,在管号警察与我谈话时,我曾试图从他的嘴里套取相关信息,但我一无所获。

大概是在10月13号放风的时候,当我们下楼时恰巧碰到女监号的受拘人员鱼贯上楼,我一眼就看到了王大姐也“混迹其中”,我轻呼了一声“王大姐”,王大姐也看到了我,问“你还好吧”,我说“你身体怎么样?”她说“还行,就腰疼”,我们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喜”,但我们的谈话被迅速制止,王大姐边随着队伍往前走边回过头来对我说“多保重!”

望着她那步态有些沉重缓慢的背影,望着她身上套着的“黄马甲”(我也套着同样的黄马甲),再望着四周的铁窗、高墙和虎视眈眈的大盖帽们,我的心里陡升一种莫名的悲壮,这就是北京吗?这就是我的祖国吗?难道在这片土地上寻求自由的人们就注定必须和监狱打交道?难道良心人士、维权人士就注定要在这个国家遭受这样的逼迫?这是什么逻辑——“娘希匹”,真是岂有此理?!

自10月13号放风偶遇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王大姐了,当主管警官再次找我谈话时,我从他那里知道了王大姐也是拘留8天,而且也弄清了这个拘留所里就关押了我们3个人,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拘留期满后,我被直接送往机场押回老家小县城软禁,直到12月31日才得以解除。在软禁期间,王大姐还在11月1号给我发来了慰问短信说“常青,你要多保重啊!”

……

2011-9-8

【零八宪章博客】2011.09.08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赵常青:任何判决都无法阻挡中国民主维权事业!——写在王荔蕻大姐被宣判之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