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呼吁释放我的丈夫刘晓波

我的丈夫刘晓波是08宪章的主要起草人之一。08宪章以前捷克斯洛伐克的77宪章为蓝本,呼吁在中国进行全面的政治改革,包括建立民主政府,以普世公认的标准保障人权。2008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宣言签署60周年,这一天08宪章由300多中国公民签署发布,截至今天联署者已超过8000人。

很明显,08宪章在全体华人中引起了共鸣。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局认为我的丈夫对国家政权构成了危险。2008年12月8日,中国警方在未出示逮捕证的情况下逮捕了我的丈夫,并被拘押至今,尽管他们从未对他提出任何控罪。

尽管由于参与起草08宪章,我的丈夫陷入了困境,但我相信晓波没有后悔。他一向坚定地致力于促进并保障中国人的人权,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体的人权。事实上,这已经是我第四次亲眼目睹他被警察从家中拖走。在此之前,他曾因参加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民主运动而被监禁半年。1996年,由于他撰写文章呼吁民主自由,再次被判入狱三年。2006年,他又一次被北京警方拘押,持续审问12个小时后才被释放。

虽然我和丈夫深知起草并签署08宪章可能带来的后果,但丈夫被拘留仍然给我们两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很早以前,我们俩人就商定不生孩子,不论是男孩女孩,父亲被投入监狱对于他们来说总是件十分残酷的事儿。所以,我们现在还是独身。丈夫被拘押后,我们只能靠书信联系,俩人不断地给对方写信,虽然我们知道这样的信件也许对方永远不会收到。在他被绑架的近4个月来,当局只允许我们见了两次面。我被带到一个秘密地点,我和丈夫一边吃饭一边谈话,狱警一刻不停地在旁边监视着我们。谈话中我了解到,他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间里,里面只有一盏灯泡。我带给他的60多本书,多数都被监狱官员没收。想到他在监狱里孤苦伶仃的生活,我赶到难以忍受。

现在我担心,政府正在准备对他进行审判,试图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来判决他。当局经常用这个罪名来惩处持不同政见者,一旦按这个罪名判决刑期通常十分漫长。警方已经传唤、调查了几乎所有的原始签署者,这是在搜集“证据”以便给我丈夫“定罪”。他们这样做,也是在向所有的民主运动参与者发出明确的信号,告诉他们当局不会容忍持不同政见者。

我恳求奥巴马总统能够过问我丈夫的案子,向中国政府表达让我的丈夫重获自由的希望。我的丈夫没有做错任何事,他被监禁不仅是我个人的大不幸,也是无数和他一样渴望国家自由民主,却又没有正常表达渠道的中国人的巨大悲剧。请奥巴马总统站在刘晓波一边,帮助我实现与丈夫团圆的梦想。

作者为刘晓波之妻,居北京。英文由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劳改研究基金会翻译。

【华盛顿邮报】2009.04.1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