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欣欣:晓波被捕,谁是被审

自2008年12月9日《零八宪章》公布前夜,宪章发起人之一刘晓波博士被非法拘禁半年多,6月24日,官方新华社报道,刘晓波被以涉嫌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作为以蛊惑民众和暴力夺权起家、靠谎言治国的中共,再次利用毫无公义基础的所谓法律迫害民主人士,这是对自由、正义的宣战,对和平理性的扼杀,是严重的违宪行为,完全失去了政治博弈的基本道德和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底线,堵塞了中国社会和平转型的最后一点儿弹性空间,彻底将自己置于国人的对立面,孤立于世界民主潮流。

众所周知,中共60年的暴力高压和愚民工程,对信息的严密封锁,都无法抵御《零八宪章》的巨大反响,温和理性的《零八宪章》表达了最基本、最广泛的民意诉求,赢得了各个阶层前所未有的共鸣,签名支持者有体制内的官员,也有底层的工人、农民,有知识分子、学生,也有警察、军人……中共对《零八宪章》的封锁和对支持者的打压(此次甚至在“百度”和“谷歌中国”的搜索引擎上,连官方关于刘晓波被捕的报道也搜不到),显示出中共卑鄙、心虚和反人类的本质,它让国人彻底抛弃了对中共专制体制的幻想,中共永远被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古今中外人类罪恶集大成的标本。

遥想百年前,康有为上书清帝直言定立宪开国会:“吾国行专制体制,一君与大臣数人共治其国,国安得不弱?”面对大臣担心“民有权而君无权”的谏言,光绪尚能回答:“朕但欲救中国耳,若能救民,则朕无权何碍?”再看原中共总书记陈独秀,一生三次被捕,无论在北洋政府的监狱里,还是在民国政府的法庭上,他都能自我辩护,审判公开,众人旁听,媒体能自由刊登他的言论。今天以“革命”发家的中共竟堕落到连封建帝王和军阀都不如的地步!非法迫害党内外的民主改革力量,20年前软禁自己的总书记赵紫阳,如今又逮捕民主人士刘晓波,中共心虚得连其前辈毛泽东的“阳谋”、大批判等伎俩都不敢用。正如鲁迅先生形容的那样——

……给死囚在临刑前可以当众说话,倒是“成功的帝王”的恩惠,也是他自信还有力量的证据,所以他有胆放死囚开口,给他在临死之前,得到一个自夸的陶醉,大家也明白他的收场。我先前只以为“残酷”,还不是确切的判断。其中是含有一点恩惠的。我每当朋友或学生的死,倘不知时日,不知地点,不知死法,总比知道的更悲哀和不安;由此推想那一边,在暗室中毕命于几个屠夫的手里,也一定比当众而死的更寂寞。

然而“成功的帝王”是不秘密杀人的,他只秘密一件事:和他那些妻妾的调笑。到得就要失败了,才又增加一件秘密:他的财产的数目和安放的处所;再下去,这才加到第三件:秘密的杀人……

事实再次证明,60年来中国经历的大倒退,致使政治文化上的许多重要指标仍未恢复到民国时代的水平。民主人士、著名报人储安平早有预言,他在1947年《观察》周刊第二卷第二期发表的《中国的时局》中指出:“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储安平与“党天下”》 1989年5月中国华侨出版公司出版)

常言道:“上帝要谁灭亡,必先让他疯狂。” 中共逆历史潮流,只能暴露其末路心态,自揭其“和谐”、“不折腾”的伪装,他们只能维护其权贵集团利益格局一时的“稳定”。此次中共面对的不是刘晓波一人,而是面对十三亿中国民众和国际自由民主的力量,这样一个局面,谁是真正的被告一目了然,谁是历史的罪人早已判定!民心是真正的法官,历史已作出最公正的审判!

2009年6月25日于石家庄望云楼

【观察】2009.0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