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虹:“岂有文章倾社稷”——抗议逮捕《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先生

刚刚过去的一天,是令我心怀惊诧、愤怒、不安和羞辱的一天。我尊敬的师友和同道、《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的刘晓波先生被正式逮捕。新华社24日报道引述北京市公安局消息称,“据公安机关侦查掌握,近年来刘晓波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北京市公安机关依法对刘晓波立案侦查,6月23日经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刘晓波已对公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就在几天前我与刘霞姐的一次通话中,我还天真而善意地安慰她,或许当局只是过于恐惧、过于脆弱了,担心在6月特殊的“敏感期”和他们所谓的60周年“大庆”时,一个刘晓波就足以动摇他们的“稳定、和谐”,所以要把他暂时禁锢、隔绝,让人民无法听到他的声音。既然半年监视居住期限已满,而当局没有任何说法,说不定再过几月过了他们的“60大庆”,晓波就会平安归来。每一次我的朋友和同道处于危急之中,我总是心怀善意,以为时局不至于更坏,以为中共不会把所有的和平之路彻底堵死,甚至天真地以为中共作为统治集团的理性和内部有识之士的博弈,以及人性中渴望自由的共有天性,可以让中国大陆后极权时代的知识分子在冤狱的边缘“戴着镣铐起舞”,一点一滴地推进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空间,为自己争取做人的权利,而有望不再重复前辈的受难。然而统治者总是一次又一次冷酷无情地击碎我的善意和幻想。就在最近,两位20年前还是懵懂孩童的年轻朋友(都是《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仅仅因为以极其平和的个人行为纪念六四,就遭到中共非法之法劳教制度的严厉迫害——去年以来在四川地震灾区参与了大量公益工作的江苏青年陈杨正在重庆的劳教所里遭受到有组织的残酷虐打,有消息称他在劳教所里被40余人围殴;而另一东北青年张怀阳则面临同样被劳教迫害的命运,仅仅因为他为自己做了几件纪念六四的文化衫并在个人博客撰文呼吁纪念六四。

在我为当局如此捏“软柿子”迫害两位知名度不高的青年朋友的卑鄙行为而愤慨、心忧、束手无策之际,另一方面我还心存侥幸和经济动物般的盘算,以为象晓波那样拥有巨大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可以使当局心存顾忌,会考虑到西方民主国家可能引起的反弹,在政治收益与成本之间象个合格的生意人一样去掂量,而不至于陷入专制的疯狂。中国当局逮捕刘晓波,这是自去年以来陈道军、曾宏玲、黄琦、谭作人、黄晓敏、王荣清、谢长发以及近期的陈杨、张怀阳等一系列良心案后,当局扼杀言路、侵害公民自由的又一高峰,是向民间社会发出最强悍也最赤裸的挑衅与恐吓,尽管这个国家不久之前才刚刚颁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在我为晓波和所有因言获罪的朋友而悲哀愤怒的同时,另一种更深的忧虑深深地攫住我的心!我一次又一次善意地高估了共产党走到今天,它的世俗化、理性化的程度,而忽视了一个极权政党非理性癫狂的惯性。60年过去了,统治者依然愚不可教。

几年前我在国内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我想善意地提醒当权者:我们这些在你们眼里经常惹麻烦的“异议人士”,实际上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言说,提醒当权者正视与及早化解当下的社会矛盾,避免演化成激烈的社会冲突。如果当权者一意孤行,将用笔讲道理的书生统统关进牢狱,那么,下一步不可避免地将是拿刀枪的陈胜、吴广们被逼走上街头。遗憾的是,这段话在几年后的今天不仅没有过时,而且正不幸地越来越成为现实——近期发生的“石首事件”就充分显示,民怨已经积压到了何等急于寻求宣泄爆发出口,到了何等“民不畏死”的程度。而此时,共产党选择的不是与民间展开对话、妥协,不是放松高压尺度,而是将提出平和的、建设性的《零八宪章》的刘晓波升级逮捕并面临判刑,他们认定一个以言论为武器的作家“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令我想起廖沫沙先生哀悼其同冤亡友邓拓先生的一句诗:“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佞幸”们把温和的改良派关进监狱,后果无非是逼激进的革命派揭竿而起;他们视持和平渐进非暴力立场的自由知识分子为敌,无非就是“自绝于人民”。而观胡锦涛先生及其羽翼们最近所为,不正朝着这条“覆乾坤”之路上拚命奔跑吗?

刘晓波和其他的难友是在为我们而坐牢,我想我们有责任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和其他所有因言获罪的同胞,我们也有责任要求这个政府和我们一样去爱这个国家,去珍惜她的未来。为此,良知促使我们向专制者发出抗议的最强音:抗议他们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无耻罪名构陷晓波和一切行使言论自由权利的人们,抗议他们对言论自由和公民权利的肆意强奸,抗议他们对《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背信弃义,抗议他们对中国未来的扼杀,抗议他们的蛮横,也抗议他们的愚蠢。

此刻,我在距离故国遥远的北欧,静夜里心潮起伏。我相信监狱里的晓波,他的心灵比他的迫害者们更自由。我不相信他对所谓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最多只是对自己秉笔直书的文字、直抒胸臆的真话“供认不讳”。

我不知道何时能回到我的故国,因为最近我的另一位朋友冯正虎三回故国却不得其门而入,被自己的国家以赤裸裸的流氓手段无理拒之门外而不得不暂时客居日本。我不知道我未来是否会面临同等的待遇,但我必须回到我的国家,因为不能忍看家园被一群虎豹豺狼劫持霸占,因为我有责任分担晓波的命运和分享晓波的荣耀。

2009年6月24日,写在晓波被逮捕消息公诸于世时

【民主中国】2009.06.2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