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化:从孙中山到刘晓波

古人说,以史为鉴,可以明志。但有时候历史被当朝根据需要串改,涂抹得面目全非,人们去照镜子,越照越糊涂。中国一百年来的历史就是一面不真实的哈哈镜,于是走火入魔的人,一拨接一拨。

孙中山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历史书上,一直被当作国父和教父。效法孙中山,走武装斗争推翻前政权的道路,是他的后人蒋介石和毛泽东的主要实践。一直到了一百年后的今天,居我观察,几乎每一个有政治抱负,对现实不满的仁人志士,心中都藏着一个小孙中山,以为历史就是这样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的。这个非常误人。然而刘晓波是个例外。刘晓波的政治主张里,军队中立,不参与任何国家政治。这对于所有成为中国领袖的前人,都是根本性的进步。

中国被满清这个落后于中原的民族殖民了三百年,中国人好像也没有觉得什么不自在。至少认为好过比先进于我们的民族统治三百年。这是从所有批判刘晓波的人那里得来的印象。刘晓波说了一句“殖民统治三百年”,立刻成为众矢之的,被骂为卖国。哪里管这句话背后的辛辣含义,也不问问哪国人对殖民中国有兴趣。另一边,又只顾欣赏和模仿前朝殖民者康熙乾隆的风流潇洒。不知这叫什么,对同文同种的奴性和对不同文化的“骨气”?

孙中山自认为尽毕生之力,用武力推翻清朝。主张的是实力政策。所以他的弟子蒋介石同样以实力推翻了北洋政府。另一个徒弟毛泽东也以同样逻辑推翻了国民政府。这三个人都是用军队说话的。一开始孙没有军队,只有一些志愿的非专业人士,搞了二十多次武装暴动都失败了。后来不惜向邻国苏联求援,建立黄埔军校。不但把军队,还把外国势力引进政治,开创了中国的现代政治新模式。

我不是很确定,今天的海外“民运”,也就是中共的政治反对派,是不是也以孙中山为榜样,等待时机用军事实力推翻现政权?希望不是这样。但是最近读了“民运之父”魏京生的“六四二十周年感言”,却相当失望。魏称只有经过突变,在权力真空的情况下,才能建立新的政治制度,开始民主。他从骨子里还是想着孙中山的老路。民主是在和专制的博弈中学习成长的,和专制此长彼消,不可能在真空中出现。

孙中山在西方很多年,好像没有认真研究过西方的政治体制,去发现人家建国一两百年,前后换了几十届政府,为什么根本不用发一枪一弹。孙中山在政治上的唯一贡献“三民主义”,解释到最后语焉不详,变成了三大政策“联俄联(容)共,扶助工农”。哪怕孙的政治纲领给中国留下一点正面的遗产也好,学习继承他还有点道理。可是一点都没有。蒋介石全盘继承孙的政治遗产,全盘失败。毛泽东继承了武装斗争那一部分,其余的是自创。到现在为止,中国有哪一个政治制度保证了权力平稳交接?国共模式?毛林模式?华邓模式?邓赵模式?所有的不过是,指定接班人的连连失败,推翻现政权的不断尝试和保住现政权的疯狂努力。八九以后,邓小平连指两代接班人,不但两系人马斗到现在,还继续流害到下一任。

孙中山的道路是一条错误的道路,而且是一条被当作完全正确的错误道路。只有屈指可数的中国政治学者意识到这一点。有人即便意识到,也不敢公开说。中国一百年走的所有弯路,都源于此。可是这个沉闷局面,却被“黑马”刘晓波打破。

刘晓波和他的同仁共同起草的零八宪章,第一次提出了不同于孙中山的政治纲领。尽管这个纲领看起来很“西化”,但是都早已是现代世界的共识,早已不分国界了。世界各国实行的宪政,凡是严格照此做的,都民富国强;做得不合格的,都腐败骚乱。中国今日之所以腐败骚乱愈演愈烈,盖因连宪政的试行都没有开始。

刘晓波摒弃孙中山,提出全然不同的政治纲领,是一个历史进步。中共逮捕刘晓波,向他问罪,是一个历史退步。

【新世纪】2009.06.3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