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晓波在写历史

上次来台湾,一位热心的友人托我转给已经被拘押的刘晓波5000美元,钱还没有送到,北京方面就传来消息,晓波被正式逮捕,显然,当局要对他进行审判并再度将他投入监狱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什么惊讶,根据我自己的切身体验,我已经猜到了晓波会面临这样的事情──1995年我也是被所谓“监视居住”17个月之后,在外界都以为会被释放的情况下被正式逮捕、判刑11年的。

律师见了晓波,据说晓波非常平静,这也是我可以想像的。我跟晓波太熟了,我非常了解他此时的心境。中国有句话叫做“求仁得仁”,这就是晓波能够平静的主要心理支撑。另外,在今天的世界中,晓波是少有的骨子里充满浪漫情怀的人,一个知道个人的悲剧在历史中的意义的人。如果说,20年前,当晓波不顾危险,毅然从美国返回中国参加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学生运动的时候,他凭的还是一腔热血的话,今天的晓波,明知自己早晚会再度坐牢,也坚持留在国内,坚持反对派立场,坚持发出批判的声音,他所凭借的就远远不是热血,而是清晰的思考了。晓波知道,历史的进步总要有人冲在前面做出牺牲,他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也知道:晓波在写历史。

当然,我也有为晓波抱不平的地方。其实,刘晓波的个案,早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的关注。如果说,在六四事件20周年之前,当局扣押刘晓波,还可以被理解为担心纪念六四形成风潮的话;那么,在六四纪念日已经过去之后,当局不仅不释放刘晓波,反而变本加厉地予以逮捕,接下来我们可以合理预期会对刘晓波判处重刑,这就明显是对国际社会的人权准则的公然挑衅了。是什么让当局可以不计后果、一意孤行的呢?国际社会最近几年来对中国的人权状况的姑息就是原因之一。当美国这样的自由世界的领袖国家都提出不要用人权问题来干扰贸易往来的时候,中共还需要顾忌什么呢?刘晓波的被捕,就是自由世界对中共人权问题抱持绥靖立场的后果。事实证明,自由世界对中共的一切善意只能起到一个作用,那就是鼓励中共继续作恶。

晓波被关押很久了,对于他,这也许是一个休息的机会。以我对晓波的了解,他会很淡然地面对这一段新的黑狱生活,不过我还是很为他担忧:毕竟,他不再年轻了,已经53岁的他要面对的是:营养不良的饮食,无法充分运动的环境,失去自由的拘束,对监狱管理当局的抗争,医疗条件的局限,等等,等等。这些不能不让人为他担心。记得1991年他从秦城监狱被释放以后,给我写过一首诗托我家人带进监狱给我,那种来自战友、亲人的关怀与鼓励,对我有莫大的精神慰藉作用。我在想,也许,我也应当写一首诗吧,托刘霞带给他,算是黑暗中来自远方的一点点温暖吧。

【自由时报】2009.07.0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