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当天,刘晓波一案的起诉意见书由公安机关移至检察院。这是中共当局对世界人权日的公然对抗。然而,这丝毫不能显示该政权的强大与自信,相反只能表现出它的卑劣与怯懦。在过去一年间,我就刘晓波和《零八宪章》问题撰写了数十篇评论,结集成《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一书在香港出版。在我看来,今天中国的景象,确实是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有人会问:刘晓波哪能与胡锦涛构成对峙之态势?从奥运会到六十年庆典的“成功”,毛时代没有站起来的中共(而非中国)似乎在胡时代站了起来。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破天荒地向胡锦涛陪笑脸,显示出美国之衰落与中共之崛起。胡锦涛政权掌握数百万军警宪特,拥有各国政府望尘莫及的财政收入,焉能不睥睨全球、不可一世?而刘晓波呢?除了一支笔之外一无所有。“六四”之后二十年间,他先后四度入狱,常年受到严密监控。他不能在公开发表任何作品,也不能在公开场合露面,岂能与掌握最高权力的胡锦涛对峙?

我的回答是:是的,刘晓波与胡锦涛形成了对峙。刘晓波代表着即将掌握历史主动权的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代表着“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即将破土而出的自由中国;而胡锦涛则代表着在通往现代社会的过程中已经病入膏肓的极权主义,代表着一个缺乏公义和爱的社会的最狰狞和灰暗的面孔。胡锦涛本人就是疾病的一部分,而刘晓波是心地无私的良医。即便刘晓波深知讳疾忌医的胡锦涛会将他送进监狱,仍然要对症下药,如杰出的人文学者余英时先生所云:“二十年来刘晓波不断发出狮子吼,都是为了挽救一个一天天沉沦下去的大国,希望它有一天回到文明主流。”

日前,有一名自称曾经在中南海担任警卫的网友,在博讯新闻网发表了一个揭露胡锦涛奢华生活的帖子。除了没有三宫六院,胡的享受比历代帝王都更为尊荣。未来中国实现民主化之后,胡的宫殿般的住宅可以作为“中共腐败博物馆”对公众开放。然而,即便养尊处优、锦衣玉食,胡锦涛的心灵却远没有身体被囚禁的刘晓波的心灵自由,他的焦虑与恐惧都一一写在脸上。

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们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追求权力。当年,捷克《七七宪章》的起草者和组织者之一、哈维尔的老师帕托什卡,被警察逮捕、经过长时间的审讯之后,突发脑溢血去世。这位为《七七宪章》献身的伟大思想家,在临终绝笔中写道:“在关于人权和社会权利的条款上签字的愿望已经成为了可能,这是历史发展的阶段,也代表着人们良知的觉醒。我们着眼于对人的优越性的尊重,对义务和共同价值概念的认同。为了达到如此崇高的目标,我们将不得不随时准备面对不公正的待遇,甚至严酷的身体摧残。”这也是刘晓波为何甘冒牢狱之灾也要起草和组织《零八宪章》的根本原因。刘晓波们终将是历史的胜利者,正如昔日的哈维尔们一样。

【观察】2009.12.1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