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风:重判刘晓波难遏《零八宪章》运动发展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一转眼,刘晓波的被捕和《零八宪章》的发布就已经一年有余,在这一年里,《零八宪章》并未像其它签名活动那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嘎然而止,不仅仅签名人数在持续增加,而且各种践行《零八宪章》的活动也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前后,全国多个省市的各界人士均勇敢地开展了纪念《零八宪章》的研讨会,对此,中共当局再次如临大敌,不但想方设法地阻挠活动的进行,而且对各地《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也进行了传讯或约谈。非常蹊跷的是,北京当局偏偏选择了12月8日通知刘晓波的律师将对刘晓波进行起诉,涉嫌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当局之所以要选择这一天向律师和外界传递这种消息,很明显是希望取得杀鸡儆猴的作用,警告其他《零八宪章》签署人不要乱说乱动。

北京市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与此前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内容基本一致,罪名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其他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人不同的是,意见书特别强调称:“刘晓波伙同他人起草《零八宪章》,叫嚣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重大”。依照违宪的《刑法》105条第二款的规定,可以预料,不出意外的话,刘晓波一旦被判罪行成立,刑期一定在5年以上。

常言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当局选择在特别的日子通知将对刘晓波进行起诉,并不能震慑其他《零八宪章》签署人和不计其数追求民主与自由的人们。两天后的12月10日,一份引起国际媒体广为关注和称道的联署声明横空出世,165位国内《零八宪章》签署人以及41位海外的《零八宪章》签署人联合要求与刘晓波一道共同承担法律责任。即使有不少联署人因为参与签名而遭传唤,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络绎不绝,大有无所畏惧和前赴后继的趋势。12月12日,民间维权组织“维权网”也发表声明,公开抗议当局起诉刘晓波和打压《零八宪章》。

刘晓波于2008年12月8日被北京警方抓捕后,最开始的处理决定是对其进行“监视居住”,荒唐可笑的是,在此过程中,刘晓波不是住在家里,而是被秘密关押在北京郊区鲜为人知的处所。一个号称人权状况良好的国度,执法者竟然连基本的程序正义都不懂得尊重,足以暴露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劣。刘晓波最终被正式逮捕,并一再延期调查,虽然有不少人期望刘晓波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获释,但这种期望最终变为了失望,奥巴马在访华期间不仅未能就刘晓波的问题向中共当局施压,而且连人权方面的议题都未涉及。

中共在国际舞台上很多时候都表现得异常软弱,但对本国民众却向来施以高压,尤其是对异见群体,更是显得心黑手辣。刘晓波作为一位异议作家,之所以秉笔直书,完全是出于对这个国家前途命运的关心,根本就谈不上有颠覆国家政权的野心,更不必说有颠覆国家政权的能量了。众所周知,《零八宪章》事实上完全是一份和平、理性、善意而富有建设性与前瞻性的文件,与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毫不粘边。中共当局之所以要拿刘晓波开刀,很明显和他当年曾积极参与学潮有关,即使这个文件再温和与善意,在中共当局看来,只要有刘晓波参与其中,就有着挥之不去的反动色彩。

一份集体起草和发布的文件,最后却要刘晓波一人负责,这是很多人都不曾想到的,刘晓波作为一个追求民主几十年如一日,且锒铛入狱数次的民主斗士,他自然不会在失去自由的日子慨叹自己的不幸和当局处理此事的不公,以刘晓波的秉性,对于《零八宪章》他不但不会推卸,而且还会主动承担责任。依然有着人身自由的《零八宪章》签署人,如果内心有愧疚感的话,我想,不能只是想着去陪刘晓波坐穿牢底,而是应该尽己所能,用实际行动去营救刘晓波和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

以言治罪是专制社会的独有风景,虽然中国在历史上曾有臭名昭著的文字狱,但在21世纪的今天,中共所统治的中国再度将文字狱发扬光大,自从互联网来到中国,以言治罪的案例就层出不穷,不用做详细的统计,明眼人都不会不知晓中国的因言获罪者数量居世界之冠这一惨痛现实。以言治罪彰显的不是一个国家的法治文明,而是人权沦落和统治集团的做贼心虚,同时也彰显了异议人士在强权面前自由言说的良知和勇气。

12月11日,刘晓波“涉嫌煽动颠覆政权”一案被北京的检察机关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据莫少平律师透露,起诉书不仅针对刘晓波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且还有他所写的六篇文章。检查机关如此仓促地完成审查并提起公诉,并没有按照相关法规在起诉前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律师连查阅案卷的时间都不够,更没有见刘晓波的机会。由此可见,中共当局完全是将法律当儿戏,执法犯法的背后是希望顺畅地将刘晓波定以重罪。

按照法律规定,被正式提起公诉后,刘晓波案会在一个半月内完成开庭与宣判,此前,中共当局有不少在圣诞节期间处理敏感人士的先例,较近的有2006年12月26日判决高智晟和2007年12月27日抓捕胡佳。此次刘晓波案庭审和判决,也极有可能会在圣诞节期间进行,因为在那个时候中共能最大程度地规避西方媒体的关注,以减轻自身的舆论压力。

声援刘晓波的签名仍在继续,同样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12月14日,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向中国政府明确发出呼吁,要求释放因言获罪的刘晓波。此外,欧盟也对即将面临刑事审判的刘晓波表示声援。欧盟轮值主席在一份声明中称:“欧盟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刘晓波,结束对其的拘禁以及其他形式的困扰”。中国政府12月15日拒绝了美国和欧盟关于释放刘晓波的要求,并称美欧对中国的指责是“不能令中国接受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表示,中国不能容忍任何国家干涉中国内政。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中国的人权状况在这些年一直是名落孙山,每年都有良心犯入狱,每年也都有外界的大力声援,但中共当局却依然固我,甚至是变本加厉,不遗余力地迫害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刘晓波一旦被定罪判刑,必将再度刷新中国的恶劣人权纪录,也必将让中共当局进一步在世界面前颜面扫地。刘晓波的因言获罪不是他的耻辱,而恰恰是中共的耻辱和他的光荣。《零八宪章》发布之初,正是因为有刘晓波的被捕,这份文件才更加具有历史意义和政治魅力,等到刘晓波被判刑的那一天,参加签署《零八宪章》和努力推动《零八宪章》运动的人必定会更多和更坚定。

2009年12月16日

【民主中国】2009.12.2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