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宽兴:在冬天——致晓波(诗歌)

在冬天。冬天的北京冷成僵硬的铁幕
而一扇囚室的窗户,或一次写诗的冲动
仍显得微不足道。

没错,冰冷的质地只能是冷:
乍暖还寒
或呵向手心的喘息,都无改于此
——你从来都明白这些,并懂得坦然接受;

但今天,你的名字里有一种热度
每一个写下它的人
都将获得春天的赐福:
被你捧在心底的绿色,我们的辽阔的大地。

事实上,除了时间,
没有谁堪称你的敌人
每一个走近的都将是你的朋友
共犯和同谋——也包括我;

在今天,我不能替代你的刑期和荣耀
我们唯一的友情
是对石头或空气的认知:
石头落在地上,飞鸟划过天空。

不曾听你谈论过真理
你只让人深信石头和空气的常识
由于这个缘故,你无须煽动,
就颠覆过我,也许,无数的人!
或者,
仅仅因为用石头击打空气
你成为传奇
成为我们胸前的徽标。

象你这样的人,从不在文字中隐藏什么
你会用整夜的香烟污浊空气
却不让目光的清澈听命于渐渐老去的年龄
也不放弃以梦为马
高擎黎明前的一盏清灯
为此,有人乞灵于高墙与法庭
很多人却开始传说:在一个本不该产生英雄的时代
分明你就是英雄的旗帜

【独立中文笔会】2009.12.2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