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欣欣:递交抗议书,声援刘晓波1

今天,2009年12月23日,在北京石景山区石景山路16号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挟持法律和权力的邪恶将正义送上“被告席”;在北京之南的石家庄,我携一纸《抗议书》与刘晓波一起,加入历史对邪恶的审判!

昨晚,下班的妻子告诉我,她所在单位石家庄铁道学院的保卫处打电话给她,问我是否在家(我家住在该院校内的宿舍区)。晚上6点50分左右,在该院保卫处刘副处长陪同下,胜利北街派出所50多岁的片警王来银和派出所另一人,来到我家,我问王来银有何事,他说:“半年没见,很想你,来看看。”(他在今年六四期间同桥东区国保大队等单位的其他5人,参与过对我的软禁,详情检索我的《和中共国安人员共度“六四”二十周年》)他问了问我是否还在外面讲课,是否见过桥东国保大队那些人,我说见过,并提起“国庆”期间国安带我“旅游”的事。我说:“感谢石家庄国安让我出了名,国外媒体经常采访我。”他们只好笑而不答。坐了10分钟左右,临走时他“关心”地说有事给他打电话。我想肯定因为刘晓波案开庭,当局面对国内外的抗议很紧张,怕我去北京声援。

今天一早,刚出门上班的妻子打电话,劝我不要出门,我料到楼下有可疑人员徘徊。

上网看到《请支持“与刘晓波同行,为自由而战”黄丝带行动》的倡议书,遂给朋友们发短信:请响应号召转发“晓波!回家吃饭”。接着起草《抗议书》,内容如下:

朱欣欣:递交抗议书,声援刘晓波2

抗议书

河北省委并转中共中央:

著名民主人士、《零八宪章》起草和联署人刘晓波博士,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今日在北京开庭受审,这是严重的违宪行为,是对公民权利的粗暴践踏,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和中国政府签署的有关国际人权的公约。

作为《零八宪章》联署人和中国公民,我对此表示强烈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博士。如判他有“罪”,我愿同他共担刑罚。

公民朱欣欣

2009、12、23、

我还附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名片。

10点多,我出了家门,天空笼罩着阴霾,一片灰蒙蒙的,气温寒冷。11点刚过赶到维明街的河北省委西门,看到十几个访民站在大门旁。我胸前戴着黄丝带(临时找材料做的,当时不知倡议书的统一样式)走进传达室,传达室很宽大,有三个人站在玻璃围成的接待台前填写着登记表。玻璃上迎面贴着热情接待的标语,里面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却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脸消瘦苍白,两手揣着上衣口袋。

“我有一份材料想交给省委办公厅。”我对他说。

他一动不动,抬起眼皮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什么材料?”

“请他们转交给中央的《抗议书》。”

“你先打电话联系一下。”

“你这里有电话号码吗?”

他看都不看我:“我们这里不提供电话号码。”

我只好走出房间,来到小院里,通过114查号台查到号码,拨通了87908800:“省委办公厅吗?”

一个男子冷静的普通话:“对。”

“我现在大门口,有一份材料想给你们。”

“你是哪个单位的?”

“我是个自由撰稿人。”

“什么材料?”

“请你们转给中央的意见。”

“你等一下,我请示一下领导。”

电话里一下子寂静无声,稍后声音响起:“你交给省信访局吧。”

“省信访局在哪里?”

“门口传达室会告诉你。”

我抬眼望去,铁栅栏内,高高呆立的省委办公楼像一座龟缩的城堡。

我问了地址,出门向南,过了十字路口约一百多米,到了路东的省信访局,一群人刚从接待大厅出来。我走进去,迎面玻璃围成的接待台前空无一人,许多人正趴在右边的一排桌子上填表,大都是从乡下来的人。我走到接待台前,里边几个人准备离开,一位女士看到我说:“十一点半,下班啦。”

“我大老远的,交一份材料。”我递上去。

她不看就推了出来:“这儿不接材料,”递过来一张表,“你先填表吧,下午再来。”

只好出来,几个人也推起自行车要走,我看了一眼门口墙上的作息时间牌,自言自语:“十一点半就下班,上边不是写着十二点下班吗?”一旁那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嘲笑道:“上下班时间算什么?法律定了都不算数!”

面对这样的国度,这样的当局,让我想起当年鲁迅他老人家的形容:如入无物之阵。

最后我想到了邮局。

……这里的柜台低低的,没有玻璃围墙的隔离,空间敞亮。填好快递邮寄单,交给柜台里的女士:“今天能到吗?”

她一边封着信一边微笑地告诉我:“明天才能到,二十四小时,中间还有许多手续呢。”这是我一上午看到的唯一的微笑。

看来还得等。

这份《抗议书》不知能否到达我写的“河北省委办公厅秘书长”手里,至于能否转给那个无所不在又无影无形的“中共中央”,我难以奢望,这让我觉得自己还不如契诃夫笔下的那个万卡,他在信封上写下“寄交乡下祖父收”时,还心存希望。好在我拥有互联网,还能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

这一上午与其说为晓波而奔忙,倒不如说为我自己,也为你、为他,传递、凝聚一点点温度,不让头顶的阴霾锁住所有的心灵。刘晓波站在那里,就是我们站在那里,我们与他一起迎击黑暗。

2009年12月23日于石家庄望云楼

(作者为《零八宪章》第三批签署者、联署声明《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第一批签署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2009.12.2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