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涛:刘晓波在圣诞日的政治审判

刘晓波于圣诞节当日被判监11年,标志着去年12月10日由他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正式遭到当局无情镇压,益令国庆60周年的高压政治形势,增添不少肃杀之气。教人唏嘘的是,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竟然也是中国宪政民主运动的葬礼!

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劳利认为,刘晓波被关押逾一年,却在圣诞节之前两天遭审讯,并在圣诞节当天宣判,缘于圣诞长假期间,西方社会沉浸在欢乐气氛之中,无暇顾及北京的事,审判刘晓波也就不会惹来西方传媒及欧美社会的强烈反应。

此说法得到西方传媒普遍认同,也有一定道理。我也相信,北京当局是刻意挑选这个西方节日进行政治审判,不过,我倒认为北京并非为减低西方各界的关意,若北京真的在乎西方反应,又怎会选在普天同庆的圣诞节,在美国及欧盟多番交涉和高度关注、最少15个外国使馆官员企图进入法庭听审下,仍悍然重囚一个写文章谈国事的良心犯呢?美国总统奥巴马(相关)、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茜、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相关)等人访华时,都曾向中国提出要求释放的政治犯名单,刘晓波当然在列,北京不仅毫无反应,反而在圣诞节审判刘晓波,对着干的味道非常明显。

有人说,北京根本不理会审判日是什么日子。此言差矣,中共的敏感日子多的是,而中国政府在去年北京奥运开幕当天,就呼吁全球停战停火一天,以彰显奥运的和平,只不过俄罗斯对此充耳不闻,挥军攻入格鲁吉亚。同样,圣诞节对西方的重要性及符号意义,北京焉有不知之理?因此,北京藉着圣诞节的政治审判,是要显示其向西方说不的决心和能力,这不仅是保卫主权,更是捍卫其体制,阻止欧美国家进一步“干预”内政的宣示。

中国崛起,毋须仰仗洋人鼻息

所以,今次审判的最大象征意义,就是北京正式表明,中国在政治问题上再不会屈服于外国压力。过去,美国总统来访,又或中国领导人出访西方国家,中国都会释放一两个政治犯去讨好对方,王丹、魏京生等人重获自由,就是这样的“大礼”;而且,中国政府每年发表人权白皮书、愿与西方国家讨论人权问题,也是外国施压的结果。然而,今日的中国已经崛起,毋须再“仰仗”洋人鼻息,何时审、如何审,以及判刑多少,更不容外国人插手。

对期望中国民主的人来说,如此崛起无疑是灾难性的,意味着北京当局更不会实施“零八宪章”的宪政民主了。今日的中国已完全被权贵骑劫,他们由各级官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国企职工等公职人员,还有学者专家、富商巨贾等组成,结合成为庞大的利益集团,垄断政治、经济的决策权,包揽一切社会资源。现有的制度,正是他们得以继续巧取豪夺、盘剥老百姓的最佳保证。在此情况下,谁会主动推动政治改革去革自己的命呢?

一头力大无穷的怪兽

本来,有外部压力,让这群“精英”有所顾忌,从而循序渐进的改革,未尝不是好事,但今次圣诞审判表明,这个幻想彻底破灭。形象点说,中国变为一头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却被权贵控制的“怪兽”,任何力量想去改变这头“怪兽”,令牠变得行为合理、行动自主,都会遭到权贵们的疯狂反扑。对于希望国家富强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强国难道不是最大讽刺、这个强国梦难道不是一场噩梦吗?

“零八宪章”的诉求温和,因而遭到激进民主派的批评,宪章要求认真落实宪法给予中国公民应有的政治权利,其精髓就是,不仅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还希望每位联署人恪守公民责任,督促政府推动改革。如此克己合理的诉求,仍遭到无情镇压,可想而知中国的权贵们,为保护其既得利益,已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也可以想像,追查豆腐渣学校真相的四川作家谭作人,稍后也会被重囚。

一个希望中国民主富强的学者,写了几篇文章、起草一份民主化改革的草案,就换来11年的囚牢;相反,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受贿200多万元、低价转让国有资产而令国家损失3.2亿元、为弟弟非法谋利逾亿元,如此严重犯罪也只获刑18年。而大部分出事的贪官,都可在狱中继续享受干部待遇。一个为国为民,另一个却窃国图利,孰是孰非,本来一目了然,但待遇截然相反,可见今日的制度如何黑白颠倒!

不过,圣诞日的政治审判,早晚会受到历史审判!历史也告诉我们,任何巨人都有倒下去的一天!

【明报】2009.12.2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