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刘晓波为什么判得这么重?

据海外媒体报道:独立中文笔会名誉会长,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12月25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已开庭宣判,他出乎人们意料地被重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消息传出,举世哗然。虽然整个庭审和宣判过程是秘密进行的,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也被拒绝旁听审理,甚至律师接到司法局命令在宣判前不得透露庭审的内容,但依然有许多刘晓波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聚集法院门口,以各种方式表示声援。感谢博讯网刊发的现场录相,使我反复收看,确有身临其境之感。尽管正值北京滴水成冰的寒冬,警察和便衣特务百般阻挠,但还是出现了许多动人的场面,法院门前不仅聚集人数之多达到空前的地步,而且还有大学生广为散发象征晓波回家的黄丝带,尤其是我看到了有一批身着状衣的访民也高喊口号参与其中,年轻的杨立才挺身而出投案自首,愿与刘晓波一同坐牢,我深为感动。从目前的情况看,刘晓波既便提出上诉,也凶多吉少,但我还是奉劝中共领导人莫错判形势,在终审时能够改判。我认为,释放刘晓波有助于社会稳定,法院还有最后的机会,应当宣告他无罪!

北京的隆冬使我想起2001年的大连冰雪,也是这样一个季节,也是这样的莫须有的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冒着刺骨的寒风,我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而在此之前开庭审讯之时,我的太太要求旁听,从后门溜进法庭,不仅被法警当场粗暴地拖出殴打,而且我亲眼看到有一个法警追打我的两个小姨子,其场面令人发指。和刘霞一样,我们生活在一个靠国家暴力恐吓人民,践踏人权的一党执政的国家里,一人入狱,其家人也残遭凌辱,苦不堪言。时过8年,中国民主的有为之士,《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又一次被带进法庭,又一次面临长期坐牢的威胁,中共唯一的“进步”是,连他的太太和一些公开支持他的人出家门都不让,大雪封门的中国,正在大步走向倒退,倒退到了七十年代末的民主墙时期,刘晓波取代了魏京生,不!不如那个时候,那时魏京生被判刑的报导还可以刊发在国内报纸上,现在则万马齐喑。时过三十年,北京的冬天气候更加寒泠,政治体制改革更加无望,社会动乱的可能性日益增多显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我说它危险,是基于国家目前的总体形势和独立知识分子提出的应对措施之结果,正如当天赶去声援刘晓波的维权律师滕彪说的那样:刘晓波写文章或是起草《零八宪章》,都是言论表达自由的范围,对他的起诉和审判显然是对人权的一种侵犯。但几乎没有无罪释放刘晓波的可能性,因为中国的司法实践,就是法院不能按照法律独立判断,所以一个案件尤其是这种政治性案件经过侦查、起诉到了审判阶段,不可能判无罪。政府执意要作出有罪判决,对国际的压力和国内的呼吁也不会考虑很多。政府认为如果对联署《零八宪章》这样的事情不给予惩戒的话,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从事更激烈的政治抗议活动,因此不顾国内外的谴责执意判刑。我认为显然中共高层反复研究最后统一了思想,他们达成的共识是,重判刘晓波有助于社会稳定,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邓小平亲自下令重判魏京生有期徒刑十五年,我当时在辽宁大学历史系读书,中文系创办的刊物《蓓蕾》发表文章,质问判魏京生有罪的北京法院的某院长,其中有一个观点就是,判他入狱,不能使社会稳定,后来中国发生了八九民运和六四惨案,那时魏京生还在狱中,这说明判他入狱不利于社会稳定,魏京生提出的有关“民主是第五个现代化”的理念和《蓓蕾》杂志的看法被历史证明千真万确。同样地,在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我和许多因言获罪的人都先后坐牢,但随后中国发生的一切,不论是民间的维权运动,还是社会治安环境都没有平静的迹象,相反,社会矛盾进一步加剧,各种抗争活动风起云涌,这些都说明了,靠抓捕和监禁异议人士,不能解决社会危机,刘晓波也好,魏京生也好,都不过是通过和平的民主的非暴力的方式,集中地表达了老百姓的良好愿望而已,我已经在题为《我所知道的刘晓波》一文中谈过明确的观点,中共领导人也知道他的行为与宪法并不相悖,但他们为何还要重判他十一年呢?除了人们常说的恐吓它人的考虑之外,还有更深的政治和经济原因。

我举一个事例可能有助于大家认识这个问题。2000年上半年,我在辽宁省鞍山采访,见到鞍山市委政研室主任王某某,此前他和鞍山市委书记马某某闹矛盾,以至他带人抓捕正在站前某酒店嫖娼的马某某,把消息登在了《中国法制报》上,轰动一时,造成马某某调离,后来他遭到打击报负,被贬到政策研究室当主任,他说这是明升暗降,所以他那时很愿意与我发牢骚。在谈到民主与法制时,我说如果魏京生的真知灼见被采纳,中国今天已进入民主宪政的社会,你和书记的矛盾和斗争可以公开化和合法化,就不会尔虞我诈,他笑了,他说,你说的很对,魏京生也不错,他坐牢把牙坐掉了,的确不简单,这些我都知道,问题是我们是党员,党内象你说的那样搞,党外就会出现很多新党,我们怎么办?我们的车子,房子等等,通通都没了!……这个故事说明官方监禁异议人士,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道理,而是不愿意摒弃手中的权力和附着在权力上的既得利益。每个省市都有王某某这样的人,他们就是共产党统治的社会基础。因此我一方面理解王光泽在题为《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一文中表达的义愤和失望,但另一方面也要提醒朋友们,还是应当坚持和平民主非暴力的方式继续与中共博羿,千万不要因为刘晓波的重判和受难,使自身的合法斗争失去理性,绝对不能向革命派转型,革命没有出路!比如我们是否可以在现阶段调整一下策略,先集中精力提出官员审报个人财产的诉求,以便得到更多人的响应,先攻破阻碍政治体制改革瓶颈的最脆弱的一点,然后再逐步向着《零八宪章》提出的目标一步步移动。道理非常简单:与前苏联不同,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经济上空前强大,军事上装备优良,警特效率十分高速的政权,而我们专制的传统又历史悠久,人民又十分忍耐和顺从,网上的“柏林墙”又相当有效,海外的报道不能使大多数的中国人看到,既便看到了,人们更专注于物质生活,何况中共“一切向钱看”的社会引导又淡化了人们对刘晓波的关注,所以,不论我们有多大的激情和义愤,但中国民主之路还很漫长,我们要为刘晓波祈祷,呼吁,但也要平静自己的心态,坚定我们的意志,切不能背离《零八宪章》温和理性的宗旨。最后我还要转达我太太对刘霞的慰问,我们认为,这种政治案件充满玄机,虽然判了十一年,但此间情况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中国总要前进,刘晓波不会坐牢那么久!刘晓波和刘霞要多多保重!

2009年12月26日凌晨两点四十五分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09.12.2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