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局不顾国内外民意,于十二月二十五日重判刘晓波十一年徒刑,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在同一天,原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郭泉也被江苏高院以“涉嫌犯颠覆国家政权罪”终审判处十年徒刑。一南一北两名学者均以同样罪名入狱治罪,而他们的犯罪事实,居然都是在网上发表文章,鼓吹人权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观,批判中共一党独裁专制政权。

想当年中共为了抹去反右、文革等污点,重新修法,于一九九七年将“反革命罪”从刑法中取消,表示要吸取文革教训,与国际社会接轨,不再以言治罪。然而在短短的十年多时间,中共对言论自由的钳制打击,不仅没有丝毫收敛,而且花样翻新,越来越严厉。从网络管制到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批评政府的人士关入大狱,中共的行为与文革时有何区别?中共领导人曾经表示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以言治罪,但颠覆国家政权罪如今几乎成了反革命罪的代名词。凡不同意中共一党专制独裁,要求政治改革,民主人权的人士,只要发表有关文章,迟早都会被安上一顶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

这几年关心中国政治的人士及组织,已经多次提名不同的中国人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其中包括人权律师高智晟,民运人士王炳章、魏京生,维权人士胡佳和天安门母亲等。就在刘晓波被判重刑前不久,也有海外人士提出要以《零八宪章》为基础,推举刘晓波为明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笔者以为,诺贝尔和平奖无论由哪位中国人获得,也不论获奖者是民运人士还是维权人士,都将是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巨大鼓励,也是国际社会对中共一党专制政权说不的有力声音。这些年中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的名字不断出现在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名单中,已经为诺贝尔和平奖未来颁授给中国人打下了基础。目前缺的是火候,而北京政府将刘晓波打入大牢,正好为此添了一把火。

刘晓波长期生活在国内,他发表的所谓煽动颠覆政府罪的文章,也不是这一两年的事,中共一直将他视为眼中钉,但又不敢贸然得罪天下舆论,毕竟他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最终迫使中共痛下杀手的是他牵头起草的《零八宪章》。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国内外各界人士已达一万多名,考虑到中共的高压手段和克格勃行径,敢于在《零八宪章》上签字的人数,绝对大大少于内心认同要求政治改革的人数。正是基于此,中共才视《零八宪章》为政权的严重威胁,必欲重判刘晓波以防未然。然而也正是这样,才显出《零八宪章》广泛反映了中国人要求实行政治改革及政治生活民主化的潮流。虽然不少民运民权维权人士并不认同《零八宪章》的部分内容或全部内容,甚至根本不认同《零八宪章》向中共和平请愿的做法,但中共对《零八宪章》的恐惧及对签名人的打压,恰恰表明即使如《零八宪章》这样温和的民主诉求也不能为专制政权所容忍。面对如此顽固不化的一党专制政权,所有的人都应该联合起来,团聚起来,弃小嫌图大事,合力推举以刘晓波为代表的《零八宪章》为明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借中共这把火,将民主自由人权的乾柴在中国大地上燃旺,也借此机会向国际社会展现中国人要求民主自由人权的呼求。

【动向】2010年1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