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刘晓波案在台湾的反响

刘晓波因为发起签署《○八宪章》以及发表批评时局的文章,被中共当局重判十一年。这一事件不仅在国际社会一致高度关注和齐声谴责,在台湾也引起很大的反弹。

在政党方面,民进党最早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表达关注与抗议,还专门召开记者会要求政府出面,在两岸会谈中提出人权问题。最近两年已经很少批评中国人权状况,甚至还曾经撰文夸赞中共在人权方面已经有所进步的马英九总统,也难得地在面对记者提问时呼吁对岸能够宽容对待不同意见。虽然语气和缓,但是至少没有完全沉默。在舆论方面,所有的媒体都报道了刘晓波一案,一向被认为亲中立场明显的《中国时报》也将这一消息放到了中国大陆版面的头条,引起观察家的侧目。《苹果日报》、《自由时报》等都以社论或者报社评论的方式直言这是中共新的暴行。所有报纸的言论版也都刊发了评论家的投书,一致批评中共当局压制言论的恶行。舆论也一致认为,这样恶毒审判不利于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印象。

在社会层面,澄社、台湾人权促进会、司法改革促进会等社团联名发起抗议刘晓波一案的声明。我到台南的成功大学演讲,该校的学生议会副会长也表示,他们将在学生中开展联署抗议活动。之后我到台北的东吴大学演讲,学生针对刘晓波一案的提问也十分踊跃。一月三日,学界一些人士在台北市的紫藤庐召开刘晓波议案的座谈会,由正在中央研究院做博士后研究的王超华首先介绍了刘晓波一案的情况。中研院院士林毓生先生当场发表三点声明,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刘晓波。在台湾政治大学任教的中国思想家金观涛先生指出,重判刘晓波是完全的以言治罪,不仅比起八十年代的中国是倒退,在某种程度上讲,连文革期间都不会这样赤裸裸地仅仅凭据言论就重判。与会的台湾学界人士,例如著名学者钱永祥、《旺报》主笔杨伟中、政治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中正大学哲学系谢世民、中央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陈宜中等纷纷发言,都对如此的判刑结果表示极为惊讶和愤怒,更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走向表示担忧。这些学者的政治色彩不是十分明显,但是针对中国的人权状况的愤慨是十分一致的,这反映出刘晓波一案的判决结果在台湾学界引起了公愤。

在两岸经贸关系日益密切的今天,台湾朝野本来对于中国的社会开放保持乐观的态度,这种乐观在我看来根本就是盲目的。不过刘晓波一案,对于台湾思考两岸关系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我遇到很多台湾的朋友都表示,中共这样的蛮横举动,只能使得台湾民众越来越对两岸未来发展中有关统一的选项失去信心。所以我在《苹果日报》撰文说,中共才是两岸和解最大的障碍。

【动向】2010年1月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