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路:用生命诠释和平——读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晓波被重判11年,海内外引起震动,他的法庭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公开发表,又引起一阵骚动。

我认为,这些情绪的波澜都源于我们对晓波的认识肤浅,晓波是用微笑来迎接他的11年徒刑的,他显然不会如此惊讶。而“没有敌人”是他20年来的一贯主张,无论在大屠杀前夜的天安门广场,还是经历了监控、监视居住、劳教、11年重判的漫长炼狱,晓波一如既往,用博大的心胸和深厚的爱意去化解来自政权的敌意。

晓波对审判他的法庭说:“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晓波没有敌人,所以他不需要暴力。他一贯反对一步到位的激进改革,更反对暴力革命。晓波20年来的政治改革观一直是:渐进、和平、有序、可控。与一些政治反对派迥然有别的是,晓波不仅关注国家民主化的愿景,更关注实现民主的路径和过程。晓波认为:“政治变革的基本常识是:有序、可控的社会变革必定优于无序、失控的变革。坏政府治下的秩序也优于无政府的天下大乱。”所以,晓波反对独裁化或垄断化的执政方式,但并不“煽动颠覆现政权”。

被当局加罪的晓波文章《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有这样一段阐述:“通过致力于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民间维权的扩张、民间自主性的上升、民间社会的发展,形成自下而上的压力,以推动自上而下的官方改革。事实上,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实践证明,每一次具有制度创新性质的改革措施的出台和实施,其最根本的动力皆来自民间的自发改革,民间改革的认同性和影响逐渐扩大,迫使官方接受民间的创新尝试,从而变成自上而下的改革决策。”

这段论述充分展现了晓波对中国社会转型的理性设计、和平促进和善意期待,这是一个有社会责任和良知的知识分子对国家和人民的赤诚和眷恋。遗憾的是,这样的赤子之心,却被昏庸蛮横的统治者视为“颠覆”行为而妄加罪罚。

认识晓波的人都知道,他的信条是“诚实、负责、有尊严”。因为诚实,他不肯对任何人说假话,坦荡无私,“话无不可对人言”。因为诚实,他从来不掩盖自己的政治观点,从来不讳言反对独裁专制、追求宪政民主的一贯立场;因为诚实,他也从不因为需要而功利地随和那些激进的政治派别和主张;因为诚实,他时常不得不承受着来自当局和政治反对派两个阵营的攻击。

晓波是个负责任的人,他对自己的信念负责,从不左右摇摆,朝秦暮楚,他对朋友负责,他既关心朋友们的思想和主张,也关心朋友们的生活与安危,他常常从最人性的角度而不是政治需要出发,对朋友施加影响和关怀。从不主张、不鼓励朋友们去做“斗士”。以至于不少朋友在他再次入狱后说,如果没有晓波,我们恐怕早在狱中了。

晓波更对历史负责,对民族未来负责。如果说当今的执政者胡锦涛等口喊“和谐”,也希望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他们所追求的所谓“和谐”其实是一种虚假状态,一种用僵化的意识形态和僵硬的行政举措所固化的智性残缺的表象,就如表面平静的沼泽地,一不小心就深陷其中,陷入灭顶。

晓波追求的“和平”是动态的“过程”,是转型过程中的和平运作。它的特征是理性、平稳、渐进、互动、可控和有序,不追求毕其功于一役,也拒绝固步自封、因循守旧或者走一步退三步的所谓改革。一句话,和平转型,重视目标,更重视过程。因为社会转型是个复杂漫长艰难曲折的历史过程,任何不负责任的骚动和心血来潮的妄动都会给国家民族带来万劫不复的灾难,晚清的宪政改革因孙黄播乱胎死腹中,革命一起玉石俱焚,殷鉴不远,岂能稍忘?

目前的中国形势比晚清更为复杂,就像历史三峡之中的巨轮,进一步海阔天空,迈入宪政民主的坦途;退一步风急浪高,船毁人亡也未可知。饯行晓波“平稳、渐进、有序、可控”的政改方略,按照〈零八宪章〉设计的蓝图,实现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实现中华民族的百年宪政之梦,不仅是人民之福,中国之福,也是世界之福。

晓波是中共建政后大学培养的第一个文学博士,曾经才华横溢,著述〈形而上学的迷雾〉,一纸风行,洛阳纸贵;挑战李泽厚,舌战四博士,妙语缤纷,誉满京华。晓波因为“六四”而走上政治异议之路,20年来,他最好的青春年华都消磨在监控、监视居住、劳教和服刑之中,他今年55岁,他还将在监狱里再呆上十一年,这等于他是用自己的一生在诠释两个字:和平!

他心向和平,所以他没有敌人。

他追求和平,所以他被和平的敌人当作了“敌人”。

他不想成为领袖,但是在压制民意的中国,他成了民意领袖。以至于在他被非法审判的时候,体制内外的精英知识分子第一次集体喊出要跟他一起承担责任。这个事件洗刷了共产党统治下中国知识分子顺来逆受的历史。

行文至此,传来哈维尔先生、达赖喇嘛尊者和图图大主教共同联署提名晓波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消息,我为晓波欣慰,更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追求得到世界著名人权领袖的承认而自豪。我相信,晓波用生命来诠释和平、捍卫和平,代表的将是中国异议运动和民主力量的前进方向,代表了未来自由中国的愿景,也代表了和平中国对世界的祝福。晓波的努力和贡献必将得到世界的承认。因为和平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一个为和平而奋斗的中国知识群体的崛起,将是世界和平的福音。

2010年1月24日于纽约

【参与】2010.01.2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