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力宇:学人典范与御用文人——刘晓波与房宁

从一九四九年建政以至今日,中共推动无数政治运动,迫害中国人民及知识分子,而以“反右”及“文革”最为残酷、惨烈。不知多少学人、教授、专家、作家、艺术家死于非命或终身残癈.他们其实是深具良知的知识分子,只是批评中共或要求政改及民主化,被中共打成“黑帮”、“反革命”,予以斗争。

从开始推动改革开放以至今日,中共又迫害、斗争无数要求民主化的知识分子及维权人士,而以刘晓波为最佳代表,他也是中国具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之典范,可与海外的余英时、丘宏达、严家祺等学人相互映辉。在中共的斗争及追捕下,无数理想主义学人、作家(如刘宾雁)被迫流亡海外,客死异乡。

然而,中国也出现甚多毫无良知的御用文人,最明显的代表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副所长房宁(在六四镇压前,严家祺曾任该所所长)。

手无寸铁颠覆国家

二○○八年中,中国中文独立笔会前任会长、著名作家刘晓波与其他各方人士发表《零八宪章》,要求中共推动政改、宪改,遵守宪法及各种法律的规定,并呼吁改变现行政治制度,以确保民主、自由及基本人权,立即获得海内外的热烈回应,数千学者、教授、作家及其他人士(包括笔者)签名响应。

上述要求均是温和、理性的主张,并非偏激的理念,签署者也无意推翻中共政权。中国政府本应遵守中共自己所制定的宪法及法律,保障现行宪法中所列举的基本自由与人权。

然而,中共却不能尊重、容忍如此温和理性的合法主张,迅速逮捕刘晓波。对温和理性、一介书生、手无寸铁的刘晓波,最近北京竟以“颠覆国家”罪判以十一年徒刑,海内外震惊。

其实,根据中国宪法及有关法律的规定,人民有权提出各种不同的政治主张,只要不以暴力或革命的手段来推动。以言论及政治主张入罪,即使是在发展中国家也很少出现这样严重的违法事件。

温和理性反对暴力

二○○七年夏,笔者应邀访问北京,与北大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学者展开学术交流。在京期间,笔者邀请刘晓波及前人大教授、“天安门母亲”负责人丁子霖与其夫蒋培坤来旅邸餐叙。在中共公安的监控下,他们欣然接受我的邀请。我们畅谈中共对自由与民主的压制。刘晓波要求笔者担任他所主编的网路刊物《民主中国》的顾问,我立即欣然同意。从谈话中,笔者发现刘晓波其实是一位非常理性、温和的学者,反对暴力,只要求政改及民主化。去年四月笔者与丁子霖教授及刘妻刘霞在电话中长谈,始悉刘霞多次要求探望刘晓波,但中共当局百般刁难,只批准两次探监,而所带去的书刊均被没收,并未发还。刘霞告知笔者,刘晓波是被关在一间黑牢房,甚至没有散步、运动及阅读的自由,其严苛令人痛心,律师也无法发挥任何作用。刘晓波明显消瘦,鬍鬚及头发非常杂乱,面容憔悴,但未屈服。他未触犯任何法律,中共对刘却控以颠覆国家罪,但从刘所发表的文章及谈话即可看出,他根本无意推翻中共政权,只要求民主改革。刘晓波被判刑后,海内外的反应非常强烈。捷克前总统哈维尔(为争取自由、民主曾系狱多年)更对北京予以强烈的批判,且有意提名刘晓波争取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达赖喇嘛曾获此奖)。

御用文人房宁

与争取民主改革的刘晓波相反,社科院政研所副所长房宁曾为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授课,为一典型的御用文人。最近中共官方刊物《暸望新闻》以《民主的中国经验》为题,刊出对房宁的访谈。房宁指出,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不认同“天赋人权”的理念,他并批判西方的民主体制,同时提出“协商民主”之说。他强调,协商民主是最适合中国现阶段的民主形式。

房宁甚至指出,“党军”(人民解放军)就是国军,中共已完成了军队国家化。其实,中共党国不分,党政不分,党军不分,党控制、指挥军及政府,实施党、政、军一元化,坚拒多党民主、三权分立、党政分离。“协商民主”根本不是民主,而是黑箱作业,由党内少数高层人士决定一切。江泽民及胡锦涛均非民主选举所产生的领袖,而是由邓小平个人所钦定的。房宁不断为中共镇压民主辩护,涂脂抹粉,睁眼瞎说,把“协商”、“钦定”说成民主,把党军说成国军,实为御用文人之典型。

胡耀邦壮志未酬

八十年代中,笔者访问北京,曾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长谈。他向笔者指出:

一、坚持只推动经改但抗拒政改是错误的;政经改革同步进行才是正确的道路。

二、反对“四项坚持”的说法,甚至对一党专政,胡似乎也有不同的看法。

三、对学生反对贪腐及要求政改,胡耀邦显然充满同情心,反对镇压。

四、强烈反对“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及“反精神污染”这两项政治运动。

胡耀邦对中国人民、知识分子充满同情心,他具有无比的信心,非常希望同时推动经改与政改,改造共产党,使之放弃一党专政,并领导中国逐步走上民主、富强、统一之途。对中共迫害知识分子,他非常痛心。

自一九八五年起,胡的处境日益艰难,由邓立群领导的倒胡运动已非常明显,但胡坚信邓小平仍然支持他。他对左派所推动的多项运动显然是坚决反对的。胡耀邦与笔者谈话后不久,倒胡运动即越演越烈,至一九八七年初,胡被迫下台,两年后(一九八九年)胡病逝,诚然是“壮志未酬身先死”。中国失去了一位充满人性、理想及同情心的领袖。

民主洪流浩浩荡荡

胡耀邦与赵紫阳逝世后,中国即未再出现类似胡、赵等力主民主改革的领袖,但却出现甚多像刘晓波这样的民主斗士。孙中山先生曾指出,“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倡,逆之者亡”。全球民主化的洪流已势不可挡,推翻了前苏联及所有东欧的共产政权──中共逮捕一个刘晓波,但仍有无数民主及维权人士继续反抗中共的一党专政──中共不可能一党永远执政。

【争鸣】2010年2月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