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背后之意

2009年12月25日,2010年2月11日,这两天将会成为刘晓波一生中最重要的历史标签,前者正逢西方的节日,后者距离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只有两天时间,而将这东西方两个节日贯穿起来的,正是刘晓波被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刘晓波本人在庭审中非常清楚地表达出了他的独立观点,而且是对二十年来自身遭遇的总结:“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这里的没有敌人和仇恨的含义,还包括他所认同的大爱,只有完全消解仇恨的爱,才能称为大爱。

刘晓波先生这话著名的话,不仅仅是传递给所有关心刘晓波的各界人士的,而且还是传递给与他有关的公检法高层以及执政党高层决策人士的。这句话是刘晓波的心声,也是他所坚持的中国独立自由知识分子所特有的人文情怀的中国本土核心价值观的真实反映。话虽简单,然而其背后之意却意味深长,值得认真解读。

第一、刘晓波这一价值观超越了公检法对他“犯罪”的指控和判决,无论是胡锦涛温家宝等党政高层,还是刘晓波案件如实具名的审判长、检察官、警察,刘晓波没有把他们当作敌人,刘晓波也没有敌人,他只有爱人,当然最爱的就是他的妻子刘霞,然后就是他最容易接近的人,包括他看守所或监狱同室的人,或者负责对刘晓波负责的监狱警察和其他政治警察,还包括更广泛的当权者等等。如果让这些人在不受外界任何压力之下表达自己对刘晓波的感受,我相信他们会谢谢晓波,晓波不是他们的敌人,也不会成为他们的敌人。虽然刘晓波先生尚不是耶稣基督的门徒,但是他崇尚的却是“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这些都是“爱人如己”这样的价值观的主要内容,这样的倡导就相当于他有了近似圣徒的言语和形象,他承受的不是一个人的苦难,背负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背负的重担,他又仿佛背上了耶稣已经背上的十字架,耶稣是背负了人类的罪恶和苦难,而刘晓波也像耶稣一样背负起本民族化解专制仇恨的担子,承受那份重压。

如果刘晓波没有说出那句“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这样的价值立场,刘晓波也不过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持不同政见者”,或者称为“异议人士”,可这样的称谓,国务院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并不承认,他说中国没有持不同政见者,没有异议人士,意思指中国没有政治犯,且不说他如何定义政治犯,就冲刘晓波这句话,刘晓波就不是政治犯、异议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是中国本土核心价值观的建设者,是中国今天乃至未来的士大夫,他的这一价值观不是来自西方的,而是中国本土的——当然中国本土的核心价值观和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并无区别,都是倡导大爱、和解、宽容和消除仇恨的人类核心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就是为了拆除黑暗的专制社会和光明的公民社会之间的鸿沟壁垒。古代圣贤孟子的“人皆可以为尧舜”,其实就是倡导人兼爱天下,消除人与人之间、群族与群族之间的隔阂和仇恨,人人皆可以为尧舜,如此,天下还愁不大同吗?孟子还说过“兼济天下”,以及范仲淹说过“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其实都是以天下为一家,以国家全民为一人,人人相爱,不再仇恨,众人如同一人,这个社会还不和谐吗?刘晓波看到大爱这一点,甚为可贵,而且能够影响更长远的未来。

第二、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不但影响未来,而且还让他赢得了未来,他在历史上的地位和评价将不会动摇。中国本土的思想家孔子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无疑,刘晓波心中有不可夺取的“志”,近二十来的磨难和苦楚并没有消解这一大志。记得有位思想家说过类似的话,世界上任何镣铐也剥夺不了仁人志士的精神自由,而刘晓波心中有大爱,有不可动摇的决心,才有这样强烈明确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样的大爱即主流核心价值观,现在看已经不再局限于他所起草、征集签名的《零八宪章》的范畴,甚至这个大爱具有耀眼的光辉,其本身就是普世的不可阻挡的,今后的《零八宪章》扩大传播也将受益于这一核心价值观。

熟悉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人们津津乐道的“兼济天下”,若没有有志者、圣徒或等同圣徒精神的建设者所践行,所承担重压和肩负责任,恐怕只能挂在口头上,很难结出真理和自由的果子来。《新约》上有句话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让你们得以自由,民国时期中国的著名大学——燕京大学校训正是这句“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其意正是“没有真理就没有自由”,专制下的自由不是自由,金钱财富荣华富贵包装的自由不是自由,没有真理的自由也不是自由,而刘晓波所倡导的宽容和解原则,等于卸下了那些指控他犯罪的决策者、警察、检察官和法官的仇恨重担和精神负担,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虽然他们或上司让他们把刘晓波当作敌人,但他们并不是刘晓波的敌人,刘晓波也不是他们的敌人,刘晓波崇尚大爱,以爱和宽容和解化解恐惧,化解仇恨,天下不再有敌人,人人若坚持这样的核心价值观,不就很容易实现孙中山先生倡导的“天下为公”和“走向共和”吗?中国还担心不输出核心价值观吗?还担心不会和平崛起和经济发达吗?

第三、如果天下人都能认同和坚持只有大爱这一核心价值观才能建立公民社会下的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建设就不是建在纸面上,而是建在现实生活牢固的基石上。就此而言,刘晓波却因坚持“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而坐牢,恰恰是人类追求文明社会的一大打击。毫无疑问,刘晓波不是为自己坐牢,而是为天下人坐牢,为未来坐牢。有人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可对刘晓波来说,哪里能够争取自由,哪里就是他的祖国。中国的当下是充满变数和新生的社会,结果毫无疑问是通往公民社会这条路,中共这一执政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它抛弃了具有革命色彩和阶级斗争革命意志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也抛弃了邓小平所谓单单发展经济实现“小康”这一失衡的发展观,到了江泽民时代,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其实已经变相把共产党全民化,而当下胡锦涛提出的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不能不说这些提法(或许目前现实环境仅仅限于提法)很接近公民社会了,至少和谐社会是涉及全民参与建设的,而不是把12亿人排斥在外的仅仅七千八百万中共党员的政治诉求和建设目标,这就是提法的进步,至于事实,只能让时间来评价,毕竟东西方都认同一致的核心价值观,如果有悖于这样的价值观,无疑会遭到全世界的排斥,结果也一定会是糟糕的。换句话说,在目前的全球化和地球村以及互联网时代,任何独脚戏都是唱不到头的。

人类社会,不是完美社会,也没有完美生活,但是人类追求自由的脚步是永远不会停止的,正如“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结果必是风调雨顺,而我们人人都承担责任去追求真理和自由,倡导大爱的核心价值观,不再人人为敌,其结果也必是政通人和的。今天,刘晓波先生把“我没有敌人”提了出来,每一个关心这个社会和谐有序发展的人们都应该关注,包括胡锦涛温家宝们,包括刘晓波案件的公检法决策及办案人员们,仇恨让这个社会走向毁灭,而通过大爱消除仇恨可以使这个社会获得真正的和谐。两种结果,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而且这样的核心价值观可以从中国的伏羲、老子、孔孟等先哲圣贤的观点中找出来,而无须翻墙去找西方主流价值观就可以得到,所以政府或执政党完全不必把刘晓波当成“罪犯”,他不过是古往今来士大夫式的独立自由知识分子,他所特有的中国本土的人文情怀,源头就是“爱天下,爱世人”这样的兼爱的核心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与每一个人有关,换句话说,每一个人都与刘晓波有关,而政府和执政党,难道不是由人组成的吗?既然是人,都应当认同这样的价值观,从而让中国真正走向自由、平等、民主、宪政、法治,走向和平崛起。

写于2010年2月12日

【民主中国】2010.02.1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