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我们讲的反抗其实是讲公民社会的发生、出现、壮大。这其实是刘晓波生前非常想往这个方面努力的一个事情。他为什么坚持跟官方,跟共产党,做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对话?就是认为在这样一个严酷的压制体制底下,民间必须用这个和平理性来争取一个“灰色地带”,来争取存活和慢慢扩大,不能走激进革命的路。当然很多人反对他这个看法。这当然是一个可以争论的问题。

……

运动要有反抗者,但是领袖也非常重要,刘晓波是我看到的唯一一个成熟的意见领袖,结果被他们弄死了。弄死他还不算,他把他骨灰沉到海底,沉到那儿……

报导者The Reporter 2021/6/30 专访

【苏晓康脸书】2022.07.09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苏晓康:中国异议阶层自生自灭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