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首先,我感谢“无国界记者”把本年度的“新闻自由卫士奖”授予我,并向“无国界记者”为世界的和中国的言论自由事业做出的贡献表示由衷的敬意!

对在独裁下坚持自由写作的肯定和鼓励,无论是来自何方,都要心存感激和敬畏。

尽管,中共政权也在言词上由否定人权转变为承认人权,但在现实中中国的人权状态并不令人乐观,特别是在言论方面,中国仍然是个垄断媒体和严控言论的警察国家。

中国没有自由表达权,不允许政治异见,不允许媒体独立……中国的政治进步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和观念变化,中国正处在两级分化——不仅是贫富分化,而且是政治与经济的分化——日益加大的危险状态中,不仅需要中国人自己的反思,也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

基于目前国际关系的复杂性和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作为自由的发祥地和庇护地的当今西方国家,也有某些政客为了利益而放弃原则,这些政客屈从于中国的巨大市场及其经贸利益的诱惑而罔顾中国糟糕的人权现状之时,作为国际性民间人权组织的“无国界记者”,一直坚守着捍卫言论自由的普世正义。你们的作为真正做到了名实相符:言论自由无国界,捍卫言论自由和抗议因言治罪也无国界。

这,正是“无国界记者”的可贵之处:

你们致力于推动世界性的言论自由事业,持之以恒地向那些迫害人权的政权说“不”。

你们始终关注中国的良心犯,鼓励那些敢于公开向独裁强权说真话的中国人,以每年颁奖的方式推动着中国言论自由事业。

你们给予身处言论不自由逆境中的中国人的激励,无论是对于追求人性尊严的个人而言,还是对于仍然艰难的中国自由事业而言,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对于人类社会进步来说,在人的诸种自由权利中,言论自由具有多重意义:第一,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具有确立人的自由和尊严的本体性价值;第二,言论自由具有监督政府和保护人权的工具性价值;第三,言论自由也是达成社会稳定的重要工具。

借此机会,我的敬意,要特别献给所有拒绝专制谎言和争取言论自由的受难者们:地下的亡灵和遭遇文字狱的良心犯。我相信,为捍卫言论自由而付出代价,经过持之以恒的积累,终将收获自由言说的果实。

尽管,人们对“法国大革命”的成败得失,仍然存在争议,但在200多年前的1789年8月26日,法国国民会议通过了世界上第一个《人权宣言》,这是“大革命”留给全人类的伟大遗产。《人权宣言》已成为联合国和欧盟等国际组织的道义基础,并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或一种政体是否符合人类文明的主要标准之一。

在200年后的1989年,中国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八九运动”,中国人为争取《人权宣言》所列举的自由权利而走上街头,举行和平的游行示威,中共政权却以坦克和刺刀来回答人民以和平方式表达的自由诉求。

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否对得起六四亡灵和文字狱的受害者,也不敢确定自己与这个荣誉是否般配。我只是把这个荣誉理解为:对不允许自由言说制度下的说真话者和争取自由的人的奖励。

尽管在国内的官方媒体上,这些敢言的良知者被中共当局打入舆论冷宫,然而,通过互联网提供的信息全球化平台,他们却得到了民间社会和国际舆论的支持、赞誉和祝福。今天,我得到的这一奖项,既是对我个人的奖励,更是对中国的言论自由事业的奖励。

中国人的自由,必须依靠自己的持续努力,也离不开国际正义力量的持续支持。最后,我想强调的是,在恐怖下争取自由,首先就要用公开发言来克服内在恐惧:不把自己当成只能屈从于强权的哑巴臣民,而是把自己当作独立自主的会说话公民。也就是,在不许自由的强制下把自己当作自由人来发言来行动。

2004年11月20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
【北京之春】2005.01.31

附录:刘晓波获2005年度“无疆界记者-法国基金会新闻自由卫士奖”

编者注;原文注明日期11月20日错误,正确日期应为12月20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