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因为最近广东矿难牵涉到相关官员的问责问题,有人把我发表于2003年BBC6月13日的文章《刑不上政治局的“问责”》重贴在网上,但文中莫名其妙出现一段恶意的添加,在文中第七段:

“海外民运”在国内很受鄙视,不能完全归罪中共的宣传,自己的表现就足以让一般中国人所不齿,当然不是全部。许多海外民运分子希望美国人用解决伊拉克的办法来解决中国问题,且不说美国敢不敢,这个想法足以让中国民众对海外民运产生极大反感,就象呼吁美国对中国进行制裁一样,结果美国不听,中国人又反感,没有了民,还有运吗?你瞧王丹,政治上完全投靠台独,生活上乱搞同性恋,台湾当局让这样的人出来“代表民运”发表反华言论,只会把民运彻底搞臭。事实已经都明摆着了。

读我的原文,谁都看得出,这段诋毁海外民运的内容,与此文整体毫无关系,显然是出于挑拨离间的恶意所为。

为此,我郑重声明,以正视听,并谴责这种出于恶意而篡改我的文章的卑鄙行为!

2005年8月13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

分类: 散文·随笔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