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落井下石与投案自首:“刘晓波事件”折射出的人心向背

上了点年纪的人恐怕都还记得,当年毛泽东暴政“运动”大搞政治迫害时,那一呼万诺、势如破竹的淫威,叫人不寒而栗。本是一个完全无辜的清白之人,只要你被“揪”了出来,顿时就会成为“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敌人”,被“运动”起来群众的唾沫把你淹死。尤其令人痛心的是,平日志同道合的知交、故旧,一个个连忙“划清界限”,见了你就像对待萨司瘟疫一样避之犹恐不及。这些“躲派”还算是有点良心的,更有那“揭派”一个个磨拳擦掌,助纣为虐,出来对你揭发批判,不仅从政治上,而且从生活上、道德上、人格上,乃至私人闲谈中,都添油加醋,甚至信口雌黄的将人流氓化、污名化、妖魔化。当年的章伯钧、罗隆基、丁玲……都“享受”过如此特殊待遇。毛泽东固是害人的罪魁祸首,但若没有这么一大批抬轿子、吹喇叭的,其作恶恐怕也不会那么得心应手,也不敢那么肆无忌惮吧!

可喜历史不重演

最近的“刘晓波事件”却令人看到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可喜现象。

第一,在当局如此高压的态势下,《零八宪章》的数以万计的签署人和支持者中,没有一个人出来表态反悔或者承认“错误”,或者放弃支持。

不过,令我遗憾的是,至今没有看到官方媒体上有任何人、任何文章对《零八宪章》作出过一点像样的评论或反驳。看到的只是以权势压人,最后更以言定罪。究竟谁拥有真理,谁持有强权,难道还不朗若白昼吗?

共同声明证清白

第二,在那个自称为“人民法院”对刘晓波的判决书中,罗列了一位所谓“证人”的“证言”。稍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所谓的人证、物证、证言、证物是判决案件的主要依据。然而,刘晓波的判决书网上公开后,所有的证人都集体在○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博讯》上公开发表声明称:

一、《刘晓波一审判决书》里的所谓“证人”,是一项恶意的伪造。

二、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所谓的“证言”,更没有在这些所谓的“证言”上签字画押。

三、我们强烈抗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所进行的这一栽赃陷害。

四、我们要求:撤销建立在这些大量伪证基础之上的《刘晓波一审判决书》。

堂堂的北京市司法当局和检察部门竟敢如此“作为”,用当今网上的流行语就是:“我晕”!如果北京市司法当局确实拿得出证据,如果他们确实在证言上鉴了字画了押,那么治他们的“伪证罪”、“诬陷罪”都可以。可是至今北京市有关部门,不仅无任何行动,连话也没一句,我辈小民也只好一声长歎,嗤之以鼻了。

观此情景不禁令人想起当年一个人遭政治迫害后,揭发检举者争先恐后,生怕自己“落后”了的“盛况”,今昔对比真是判若云泥。如果说当年专制者的谎言还可一时蒙蔽欺骗许多人的话,今天谁再想来玩弄这一套花样,恐怕比三鹿奶粉都更找不到市场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人心的向背,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了吗?

大难当头共进退

第三,尤其令人感动甚至“震惊”的是,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刘荻(网名“不?钢老鼠”)和杨立才先生,同为《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他们不但不反悔、不认错,不来与刘晓波“划清界限”,而且在晓波受审前,主动上门“投案自首”。当然,人家也说得明白,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罪”,而是要与刘晓波博士共同承担责任。你们不是说刘晓波起草《零八宪章》,是要“颠覆国家政权”,犯下了滔天大“罪”吗?那我二人也参加了签署,那就请你抓捕呀!众目睽睽之下,警方就没敢“作为”。要是换在毛太祖当权时,你躲也躲不掉,要把你“揪”出来。还有香港的学生十多人(最小者才十四岁),也举着纸做的“罪牌”,闯关入大陆要来“投案”,与刘晓波共担责任共进退。我的朋友,成都年近八十的原“右派”老人张先癡先生,在网上公开抗议对刘晓波的判刑……。

历史洪流,人心向背

凡此种种,只能说明,时代毕竟已不再停留在毛皇专制那最黑暗的一页上了,只能说明以言治罪是如何的不得人心。岂止不得人心,而且这种搞文字狱的行为,本身才是一种犯罪行为,早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早已臭不可闻。而民主宪政、言论自由、崇尚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已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种明明白白的道理,其实许多官方人士也是心知肚明的,只是出于既得利益的考虑,便只好“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了。别说不敢把刘晓波弄出来“公开批判”,“公捕、公判”,甚至事后在官方媒体上,从《人民日报》到CCTV都对“刘案”噤若寒蝉,集体失语。我特别登上“百度”输入“刘晓波被判刑”的关键词,这个据说是中国当今最大的搜索引擎竟然回答我:“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当年毛泽东暴政乱整人,还敢强词夺理的乱加罪名以“示众”,用以所谓“教育群众,震慑敌人”,现在连这点强词夺理的底气都没有了。所以常常听到一些国保人员对政治异议人士说“我们也是工作,我们只是执行命令”。言下之意,我们也只是为了吃饭、孩子上学、供家养口不得不如此了。

道理如此明白,人心如此向背,你纵有再多的硬通货,也难买人心;你纵有强大的武力,也无法阻挡历史的潮流。

一位诗人说得好:“晓波归来的时候,∕海平面已经上升,∕被淹没的将是那古拉格群岛”。

“刘晓波事件”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人心的归向,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

【争鸣】2010年3月号

作者另一篇文章与本文相似:严家伟:从落井下石到“投案自首”——“刘晓波事件”折射出的人心向背

留下评论